第六百一十一章 深空之渊(1 / 2)

加入书签

<!--go--><div id=center_tip> “哥哥,哥哥……”

迷梦之中,一声一声,轻轻的呼唤,在任平生耳边回响。

“这里,这里是哪里?”

任平生身处一片黑暗之中,没有星辰,没有日月,只有一片黑暗,冰冷,和虚无。

“哥哥,哥哥……”

那个温柔的声音仍在他耳边回响。

“是谁?”

任平生顺着声音,往前找去,黑暗中看不真切,那个声音仿佛就离他不远,可是却怎样也走不到那里。

“你来了吗?”

那个声音非常温柔,宛如轻轻的细雨,一声一声,在耳边呢喃。

任平生屏住呼吸,慢慢往前找去,他终于看见了,那一道站在黑暗中的身影,背对着他。

那是一个身形曼妙的女子,她有着世上最美丽的长发,一头乌黑的长发,轻轻随风飘扬。

“是你,在叫我吗?”

任平生一步一步向那女子走去,伸手轻轻去触碰她的肩膀,但当她回过头来的一瞬间,任平生双眼圆睁,猛地往后一退。

那是一张被黑暗腐蚀得已经看不清的脸,是梦里面,那个一次又一次将他杀死的白发女子。

“你来了吗?这是我们的誓言,对吗……”

“啊……啊!”

强烈的恐惧,宛如潮水来袭,一下让任平生惊醒了过来。

“无尘叔叔……无尘叔叔!”彼岸女主一直守在他的床边,此时见他从噩梦里惊醒,用力按住了他的肩膀。

过了好一会儿,任平生才慢慢平静下来,刚才的梦,太真实了。

“无尘叔叔,你……怎么了?”彼岸女主现在非常担心,那神火里面的意识,会将他夺舍。

“我……我做了一个梦。”

“一个……怎样的梦?”彼岸女主紧张的看着他。

“我梦见……梦见一个女子,她,她叫我哥哥。”

任平生仍然脸色煞白,他知道,那一声一声的哥哥,并不是兄妹间的称呼,而是像当初他称呼云裳为姐姐,是一声一声,深深的喜欢。

他感受得到,他能够清晰感受到梦里面的一切,如同亲身经历,如同当初在七玄宗,他一次次梦见万年前背着烟雨走在天外之天,因为那都是他的经历。

“呃……”

突然之间,任平生又感到头痛欲裂,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千个人的意识,不断往他的灵魂里钻去。

“无尘叔叔!”

彼岸女主用力将他按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任平生才慢慢平静下来,他清楚记得那天的事情,是他将那神火收进了自己的神鼎里。

“我,我没事。”

任平生从床上下来,他此刻不但没事,而且还感觉身轻如燕,就连神识,都变得敏锐了无数。

最诡异的是那无名玄功,他现在好像已经能够运用自如。

他感觉得到,那无名玄功此刻就在他的体内运转,就像是随时待命的将士一样,只须他心念一动,这无名玄功立刻就能爆发出最强的威能,甚至能达到瞬间灭杀神帝的效果。

“吱呀——”

外面的门被人推开了,只见深空女王走了进来,看着他:“你感觉如何?”

“我……”

任平生捂了捂头:“好像,除了有时有点头痛,倒也没什么。”

“坐下别动,我看看。”

深空女王走到他的面前来,手一伸,两指按在他的眉心之上,过了许久,才将手收回来,彼岸女主紧张问道:“怎么样?”

深空女王只是看着任平生,一句话也不说。

任平生看着她的眼睛,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当时没有办法,神鼎碎了。”

深空女王没有说话,转过了身去,看着窗外一片一片枯黄的落叶。

任平生道:“我感觉得到,那神火现在就在我的神鼎里,有什么办法将之取出来吗?”

“有。”

深空女王转回了身来,看着他:“而且要快。”

彼岸女主一听,立即问道:“当初留下神火的那个人,他可还曾说过些什么?这神火是否有解法?”

深空女王手一伸,打断她继续问下去,直接道:“现在只有太始元婴能够容纳神火,必须将太始元婴拿回来。”

“太始元婴……”

彼岸女主咬着嘴唇,都怪她,要不是她当时大意了,太始元婴怎会让那个暗族的双圣夺走,要是有太始元婴,无尘叔叔就不会铤而走险,将神火收进自己的神鼎里面了。

深空女王道:“我刚刚得到消息,暗族已经生变,暗族双圣鬼太岁和曼陀罗,他们两人叛乱,杀了深空大帝的所有亲信,现在已经占领整个深空之渊……而深空大帝,不知所踪。”

“所以呢?”任平生问道,其实他之前就料到了,深空大帝重伤,暗族必然生变。

深空女王道:“暗族双圣让人带话来,想要拿回太始元婴,就用百万灵石去换。”

“百万灵石……”彼岸女主不禁一怔,百万灵石可不是小数目了,更别说在这灵气匮乏的深空之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