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有喜_分节阅读_82

小说:侯门有喜 作者:一砾沙
    萧渡听得心中一动,这近一年的时间元夕对自己的身体好似不再执着,但他明白她始终是想要个孩子,如果那神医真有传说妙手能替元夕治好病症,自是再好不过。于是他点了点头,将这件事放在了心里。

    军鼓声声而响,还剩一刻时间就到了出征之时。萧渡正要走下城楼,却瞥见骆渊的青衫已经泛白,正宽宽罩在他日渐清癯的身子上。想到骆渊在平渡关的这些日子为军中事务劳心劳力,几乎一刻都未休息过,萧渡低头沉吟,突然道:“文谦,我以前问过你,你却没有答我,究竟你为何要帮我?你若留在朝中,必定会有大好前程等着你。可你却愿意顶着犯上欺君的罪名,来到这西北苦寒边关,替我这个朝不保夕之人卖命。”

    骆渊遥遥望着远处招展的旌旗,目光有些幽深,“我出生的地方在靖南,也是这么一个饱经烽火的边关小城。”

    城下战鼓越发急促,萧渡仍是静静注视着他,等他继续说下去。骆渊随着他边往下走边道:“我八岁那年,嘉同关失守,南越人冲进城中烧杀掳掠,我亲眼见到我父母被两个南越兵一刀挑杀。”他闭上了眼,紧紧攥着拳,一向清雅的面容上第一次出现了浓浓的愤恨之色,当他又睁开眼时,才仿佛从那久远的战火中解脱出来,又继续道:“那时守城的将领眼看敌军入了城,便立即弃城而逃,满城的百姓就这么沦为刀下鱼肉。我记得我在乱军中东躲西藏,还是被一个南越兵发现,就在他挥刀要砍我的时候,有一位将军及时赶到救了我,然后有一队大军杀入城中与南越人死战,我被那个将军抱在马上,混乱中只看到了写着“萧”字的令旗。”

    萧渡听到此处,心中已经明白了大概,便问道:“救你的那位将军叫什么,你后来可有再见到他。”骆渊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他将我放在安全的地方,就回军中继续领兵作战,我根本来不及问他的姓名,后来也再也没有见过他。”

    一隔数十年,也许当年的白袍将军早已卸甲归田,或是在战场上。可那面写着“萧”字的令旗,却深深刻在了一个孩子的心里。他记得那群举着“萧”字旗的将士们是如何不顾性命的杀退敌军,将一城的百姓救于水火之中。从此他苦心向学、游历四方、殿前及第,只为能站在那群将士中间,让更多的孩子免受战火牵连,这便是他一生所立下的志愿。

    萧渡望着骆渊脸上坚毅的表情,重重按住他的肩,道:“文谦不愧为真君子,有你相助,萧家军定能大胜而归。”两人于是相视而笑,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感激与承诺。萧渡走到阵前翻身上马,带着两万将士,迎着激昂的战鼓齐刷刷往城外开去。

    建平六年七月,萧渡仅带两万萧家军迎战黑骑军五万精兵,双方在余宁山下交战数日,萧渡佯装不敌,节节退败,将黑骑军主力引至黄龙谷处。随后派一队轻骑凿开白峰河上游大坝,开堤放洪直冲入黄龙谷,瞬间将黑骑军困没与洪水中。然后萧渡带弓箭手持射程增加一倍的飞星弩自山上追击,此战黑骑军主力几乎被全灭,仅有五千人仓惶逃出,萧家军损伤则不足千余人,史称“黄龙大捷”。

    黄龙谷一役后,萧家军士气大振,萧渡见黑骑军实力大损,短期内不可能恢复元气,便让将士们先在云重山下扎营,将帅印暂时交给身边一名作战经验充足的副将,吩咐他带兵在山下等他一日,若有紧急状况可随机应变,不必等他下令。

    随后,他未带一名亲兵独自往云重山上爬去,云重山山势险峻,少有人烟,萧渡一边斩断身边的藤曼一边往上爬,谁知刚爬至半山腰,突然听见一名少女的惊呼,他连忙上前几步,扒开树藤就看见一个粗衣汉子正面目狰狞地压着一位白衣少女。

    萧渡皱起眉,几乎下意识地站出身挥刀将那汉子赶走。那少女惊魂未定地抬起头,大大的双眸中水波流转,散乱的发髻和满脸的泥土也难掩那一抹倾城绝色。她低头急忙整理着被扯乱的衣裳,又千恩万谢地就要向萧渡下跪。萧渡忙挥手拦住她,又问道:“请问这山上可是住着一位神医,你知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少女用惊讶地瞪大了双眸,然后低头绞着衣角轻声道:“您……要找的可是我家主人?”

    萧渡一听大喜,细问之下那神医姓崔名原,一直住在山上的一座小院中。这少女名叫阿月,竟是那神医家中养得女奴,平时替他在山中采些草药回去,谁知今日竟会碰上不怀好意的山贼,幸好被萧渡撞上救下。

    于是萧渡便跟随者少女来到了崔原所住的小院外,这小院引了活水环绕,园中花草繁盛,其间还夹杂着几位萧渡认不出的草药,看起来颇有些世外桃源之感。阿月让他在屋外等着,自己先进去通传,过了一会儿,又开心地跑出来道:“主人说谢谢你救了我,让你进去说话。”

    萧渡于是撩袍走了进去,厅堂内坐着一人,白须长袍,清瘦矍铄,看起来倒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感。阿月将萧渡引进来,才将身上的药篓解下放在一旁,崔原目不斜视地盯着萧渡,道:“就是你救了阿月?”

    萧渡点了点头,又恭敬对崔原一揖,道:“在下萧渡,一早就听闻神医美名,因家中夫人生了重病,今日特地来请神医出山为夫人医治。”

    崔原捻了捻胡须,道:“老夫归隐多年,早就不看治病患了,不过念在你一片诚心,又救了阿月的份上,先坐下说话吧。”

    萧渡于是依言坐了下来,崔原又吩咐阿月为他上了一杯茶,自己也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道:“这些年来,上山来求医的人也有不少,不过都被老夫给赶了出去,你倒是说说看,你有什么让我非要出山的理由。”

    萧渡微微一笑,也端起茶盏放在鼻前,道:“这茶香气特殊,我以前从未闻过,可是崔神医秘制得。”

    崔原脸上露出骄傲之色,道:“算你有眼光,这茶名叫一缕香,是我亲自在院中种的,一般人就算求我,我也不会给他喝。”

    萧渡朗声笑道,“看来在下今日是有口服了。”然后举起茶盏一饮而尽。

    崔原的目光在他举起茶盏的那一刻猛地一闪,见他将茶汤全部饮尽才松了一口气,他身旁的阿月却紧张地搓着手,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

    萧渡悠然地放下茶盏,望着崔原道:“怎么样?崔神医考虑的如何了?准备何时下山去替我夫人诊治?”

    崔原脸上露出轻蔑神色,姿态也开始放松起来,道:“我说了,不会再为病人出山,你也莫要多说废话,早些下山去吧。”

    萧渡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盯着崔原道:“怎么崔神医这戏,这么快就演不下去了吗?”

    崔原面色大变,再抬头时萧渡竟已经站在了他身边,手上的短刀已经出鞘,刀上的寒光照得他心脏猛地一缩。萧渡却没有再靠近,只是继续把玩着刀柄道:“你确实装得很像,只可惜从我一进来你便犯了三个错误。”

    崔原抹了抹头上的汗珠,不敢正视那逼人的威压,却还是勉强回道:“老夫不懂你在说什么?”

    萧渡却不以为然,又笑着指了指那地上的草药,道:“首先,一个爱医成痴之人不可能会对刚采回来草药不闻不问,而从阿月回来后,你却连看都没看过这些草药一眼。第二,”他望了望崔原的手,继续道:“你的手不够稳,我看见你端起茶盏时晃了一些出来,试问如果你是医者,如何能给病人施针。第三,你端茶前用三根手指放在桌上,虽然只是很快的一瞬却被我看到了,这是芜人饮食前谢神的习俗,习惯是无法伪装的,所以,你是芜人对不对!”

    崔原心中大骇,这时才发现这人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倒下,吓得连退几步,惊呼道:“你怎么……怎么没有……”

    谁知面前寒光一闪,萧渡的短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似乎已经没有耐心再逗弄他,厉声道:“你觉得我会傻得真去喝下那杯茶吗?说吧,是谁派你来的?真正的崔神医去了哪儿?”

    崔原颤颤巍巍正要说话,突然一只飞镖射穿了他的喉咙,萧渡眉头一皱,他进来时就已经留意了周遭,想必是对方怕他生疑,并不敢在屋外设伏。难道,那些人那么快就赶了过来。

    就在这时,他发现阿月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用惊恐地目光盯着他颤声道:“火药……有火药!”

    萧渡大惊失色,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听见巨大的轰隆声自屋外响起:有人在山上埋了火药,马上就会有一场山崩爆发。萧渡浑身冒出冷汗,这几乎是他一生中最为危急的时刻,他不假思索地就要朝外跑去,这时阿月却一把扯住他的衣袖哭着道:“求求你,救我一起出去……”

    与此同时,平渡关内,一名参军望了望远处升起的淡淡青烟,勾起唇角走进了一座营帐。几个时辰后,萧家军留守的几名将领被叫到了原本任幽州及抚州参将岳可为的主帐中,岳可为此次作为副帅随萧渡一起把守平渡关,一向谨言慎行从不出头,此次突然的转变让那几名将领有些摸不着头脑。

    此次来得全是跟随萧渡多年的将军和副将,岳可为朝堂下一瞥,突然高声道:“来人啊,将他们全部拿下!”那几人顿时大惊,这时右将军郑龙站出,傲然道:“你有什么资格拿人,除了侯爷,谁也别想动我们!”

    岳可为轻哼一声,拿出一张黄色的绢帛,展开道:“陛下下的亲旨,莫非你还敢抗旨不成!”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抱歉还是更晚了,作者君觉得你们会猜不出真相是什么吼吼吼

    ☆、第119章 056

    萧渡并不知道平渡关内骤起的变故,整颗心只想着如何度过眼前的危机。只稍稍犹豫了一瞬,脚下便开始晃动起来,屋外不断响起巨大的轰隆声,萧渡明白已经没有时间再耽搁,只得扯住阿月的衣袖,道:“走!”

    两人刚跑出屋子,自山顶坠落的巨石便砸上了屋顶,整间木屋被砸得轰然倒塌。萧渡却来不及庆幸,山崩还在持续,他们不找一处安全的地方躲避,迟早会被不断落下得乱石砸死!

    他飞快地撕下两块布条,递给阿月让她学着掩住口鼻,然后便带着她在飞溅的砂石和翻滚的巨石中左躲右避,可他毕竟不熟悉山上的地形,没跑几步就被灌木和藤蔓挂住,只得不停挥刀将那些藤条砍去才能艰难前行。

    只逃了短短一段路,萧渡的身上全被汗湿,握住短刀的手上青筋爆出。阿月早被这变故惊呆,只魂不守舍地跟在萧渡身后,听着整座大山如发怒的巨人一般咆哮颤动着,她的腿有些发软,一不小心竟被灌木绊到栽倒在地上。

    眼看一块巨石就要碾过她的身子,萧渡连忙发力将她拉起拽开,阿月望着那块巨石险险从自己脚边滚过,吓得面色惨白,却终于拾回些理智,抬头道:“我想起来了,我知道有个安全的地方!”

    萧渡心中一喜,连忙跟着她往山腰处跑,阿月对此处地形十分熟悉,飞快地领着他到了一个隐藏的山洞口,指着里面道:“快进去,山崩到不了这里,这里安全!”萧渡不及多想,连忙弯腰随她躲进了洞内。大大小小的石块不断从洞口落下,山体又猛烈摇晃了一阵,才终于渐渐止住了崩势。萧渡不敢大意地死死守住洞口,眼看洞外彻底恢复平静,才终于松了口气,准备趁天色还未全暗立即赶下山去。

    谁知这时,阿月却突然将他的腰猛地抱住,轻声道:“别走,我害怕。”少女的身躯柔软而诱人,萧渡身子一僵,回过头望见那张倾城面容上带着柔弱的风情,水汪汪的双眸中仿佛开了灼灼桃花一般勾魂夺魄。

    萧渡冷哼一声,毫不留情掰开缠在他腰上的那双手,道:“又想玩什么花样,阿月……或者是该叫你崔神医?”

    “阿月”听得一怔,随后脸上的柔弱和惊恐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轻松的娇笑,她索性将自己被风吹乱的乌发散开,随手把玩着发尾,嗔然道:“真无趣,这么快就被看出来了。”

    萧渡轻哼转头,“你说自己是崔原的女奴,可你进屋时,他连看都不敢多看你一眼,明显是有些怕你。那院子里种满了花和药草,明显是常年有人居住打理,加上你身上全是多年浸染的草药味,既然那个‘崔神医’是假扮得,真正住在那里的人便只能是你。只是我没想到,传说中云重山上的神医,竟会是一位小姑娘。”

    崔原眯起地拍着手笑道:“不错不错,不愧是闻名天下的宣远侯,什么都瞒不过你。”

    萧渡的脸上却隐有寒意,目光如刃她道:“你和那芜人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他害我?”

    崔原将脸慢慢凑过去,手指悄悄勾上萧渡的衣带,眼波流转,“我帮他们不过是觉得好玩,不过现在我觉得你比他们更好玩。”她见萧渡偏过头不再看她,右手藏在背后轻轻碾碎一样东西,又贴到他耳边吐气如兰,“反正这深山之中无人打扰,如此良辰美景,你又何必赶着走,不如和我就在这里做一对露水夫妻,岂不是十分快活。”

    她靠得极近,身上的香气就这么钻入萧渡鼻间,美目中竟是自信与魅惑。萧渡转过头,眼神有一丝迷蒙,然后伸手望她腰肢上探去。崔原脸上露出得意神色,但还未来得及欣喜,手腕却被他猛地钳住,痛得她惊呼出声。然后,她右手上捏着得散发催情气味的花草便被仍在地上,冷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说过,不要和我玩什么花样,你最好乖乖随我下山,尽全力治好我的夫人。不然你和芜人私通谋害朝廷将领这笔账,我必定和你好好算算。”

    崔原握住被掐得淤青的手腕,心中又妒又怨,拿眼角狠狠瞪着他。她一向对自己的容貌十分自信,想不到今日却在这人面前频频吃瘪,越想越觉得不甘心,咬着牙根道:“亏你生得仪表堂堂,竟如此不解风情,莫非你是嫌我长得不够美。”

    萧渡瞥着她淡淡道:“你的确生得很美,只可惜,你不是她。”

    崔原顿时怔住,她以前从未听过如此话语,也从未想到这个方才还冷硬而不假颜色的侯爷,在提起她家夫人时,脸上竟露出脉脉的柔情。她心中越发不甘,跺脚道:“你若对我什么念头都没有,刚才为什么要冒险带我出来。”

    萧渡看着洞外越来越暗的天色,已经十分不耐烦,“若不是要带你去治我夫人,我才懒得管你。天色不早了,赶快随我下山吧。”他回过头,语气中已经带了威压,“你若是实在不肯,我也不介意绑了你下去。”

    崔原被那眼神的寒意吓得一个哆嗦,终于明白此人就如这山中石块一样又冷又硬,根本不可能由她摆布,只得叹了口气,认命地随他下山去。而此时的萧渡却不知道,平渡关中,还有一场巨大的危机正在等待着他。

    +++++

    “什么!萧家军哗变了!”平渡关军营主账中,岳可为听了探子回报,激动地站起身来,顿时乱了方寸。

    此时,营外陆续传来嘈杂声和呼喝声,点点火光骤然照亮夜空,参军邹五急匆匆掀帘而入,满脸惊恐道:“大人不好了,萧家军带人把我们团团围住,说一定要讨个说法!”

    岳可为忍不住一脚将他踢翻在地,喝道:“都是你惹的祸,今上说了不能操之过急,要等形势确定下来再动手对付萧渡。你非要说正好萧渡带了主力出城,趁他和黑骑军两败俱伤之时,给萧渡定个通敌之罪,再绑了他的夫人,威胁郑龙他们就范。你信誓旦旦保证这是一条绝佳妙计,现在怎么会闹到如此地步!”

    邹五捂着胸口不敢辩解,只跪着道:“是小的疏忽,本以为萧渡不在城中,他的得力爱将又被关押,萧家军必定不敢作乱。哪知道……”

    “你以为,你以为……”岳可为指着他气越发不打一处来,“这下可好,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你说该怎么收拾。”

    邹武低着头,眸间闪过一丝凌厉,道:“现在黑骑军五万主力已被全歼,城外暂时不会有什么大患。萧家军只剩下区区几万人,依我看,咱们就召集燕州军和幽州军一起去镇压,人数上也吃不了什么亏。那些人也只敢嘴上嚷嚷而已,真得动起手了,可是谋逆朝廷的大罪。现在宣远侯生死未卜,郑龙他们又被关在牢里,谁敢真得冒险!”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创世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szww.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