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浓

小说:春意浓 作者:沈惊春
    空气凝滞好半晌,谁也猜不透裴行舟什么心思。

    这种局,女人都是陪衬,拿来做乐子的。今天带这个,明天带那个,只讲个新鲜。

    像何继伟这种情况,在他们看来,再寻常不过。

    是过了点儿,绝对够不上发火的程度。

    裴行舟对人对事一向冷淡,一般这种情况,他都当看不见,今儿这是怎么了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搞不清这一向很少说话的主,怎么就抛起了冷刀子。

    何继伟更是大气不敢出。夹乳扇的手僵在半空,拇指一松,哗啦两声,筷子接连掉在地上。

    “没、没。”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就是觉得好吃,想让宁妹妹尝尝,裴总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要说座中这些人谁最难受,那绝对是老贾。

    人是他带来的,又是他介绍给何继伟的。现下因为他带的人,惹了那位不高兴,等事情过去,难保何总不会因为这事迁怒于他

    放在膝头上的手,掌心渗了不少细汗。

    老贾摊掌,在裤子上擦了擦,赶紧打圆场“裴总怜香惜玉,何总是该学学。语迟,还坐那干什么,快给裴总敬杯酒,谢裴总怜爱。”

    有他开头,其他人纷纷附和。

    “还是裴总懂得疼人啊”

    “老何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一群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酒桌上终于恢复了方才的热闹氛围。

    还有人顺着老贾的话,催宁语迟给裴行舟敬酒。

    宁语迟坐着没动。

    在男人们看来,祸端就是在宁语迟身上。没她过敏这茬,根本就不会有这起冲突。

    想化解这事,只能宁语迟上前说个话。

    是没道理,但在资本面前,这就是游戏规则。

    老贾深谙其理,见她没动,心里很是着急,不得不再次提醒“语迟,别让裴总久等。”

    她可以不应别人,但老贾的话不能不听。

    藏在桌下的拳头紧了又松。

    明明饭局全程,她都不曾向他所在的方向看过一眼,此刻她却不得不站起身来,走到他的身边。

    裴行舟左侧的男人,正探过身子,小心翼翼同他说话。

    他单手搭在桌上,双腿交叠,矜贵地坐在这里,一边听,一边摆弄方才扔上来的打火机。

    动作恣意,完全没把站在一旁的她放在眼里。

    她深吸一口气,弯腰去拿桌上的酒瓶。

    那瓶酒离得远,她玲珑身段倾过去,好闻的玫瑰香不觉中侵入他的鼻息。

    微卷秀发拂过他肩头,几缕发尾调皮,轻扫他被领带束住的修长脖颈。

    发丝柔软,丝绸般飞速划过,带起一股痒意。

    她瓷白的手握住瓶身,左手搭上酒杯。右手腕下压,预备倒酒。

    瓶口与杯子相撞,发出叮一声脆响。

    正要倒,一只大掌蓦地覆住杯口,无形阻止了她的动作。

    她转头,裴行舟仍在听人讲话,侧颜线条在灯影下浸润,薄唇轻抿。

    举动随意。明明并未回头,却精准遮住了酒杯。

    她耐着性子,唤了一声“裴总。”

    他抬起两根手指,没怎么使力,把她倒酒的手轻易推开。

    肌肤相贴,只有短暂一瞬,却比想象中还要灼人。

    裴行舟没有看她,淡淡回绝“不用。”

    其他人见状,又开始催促“那怎么行,快给裴总满上。”

    是他说不用,她并打算不理会旁人。直起身要走,老贾也在向她使眼色。

    如果因为她的缘故,让裴行舟对何总产生什么不好的印象,真正受影响的,只会是她。

    老贾这样,也是为她考虑。

    她不得不再次弯下腰身,这一次唇角轻扬,绽放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

    “裴总可真不给面子。”

    他终于有了动作,放下遮住酒杯的手,轻抚手腕表带。

    他抬眸,清寒的视线逼视过来。

    “你这杯酒,是为谁而敬”

    宁语迟知道他不悦。

    他为她出头,过来赔酒的却是她,等于无形中拂了他的面子。

    “久仰裴总盛名,今日得见,想借这杯酒表达一下对您的倾慕。”

    他的语气沾了旁人听不出来的讽刺“是么。”

    她托住酒瓶,缓缓向他面前的杯子倒酒。

    她与他相距咫尺,这么近的距离,她转头,那双天然含情的眼睛同他对视“我想,裴总您一定不会为难我吧”

    倒酒的手随话音一同落下,杯里的酒刚好倒满,一滴不多。

    所有人都在等他下一步动作。

    裴行舟看着这杯酒。透明的水晶杯,里面的微黄液体一圈一圈漾着,像极了包间里,众人此时不安的内心。

    他忽然觉得可笑,食指指尖在杯身轻轻一弹,发出并不悦耳的沉闷声响。

    液体随着震动荡出几滴,落在桌布上很快晕开,形成一片深色。

    他说“为难怎么,你受得住么”

    宁语迟嘴角的笑容一僵。

    在场无一不是人精,立即嗅到对话中的危险。

    老贾心都要跳出来了。裴行舟是什么人,年纪轻轻,心性沉稳,其手腕之狠辣,就算没亲自见识过,也都听人说起过。

    还没人敢得罪他。

    他站起身,正准备上前替宁语迟说情,主位上的男人忽然开了口。

    “酒就不喝了。夜里开车,不方便。”

    一句话,轻轻拨正今夜所有抚乱的曲。

    宴席上的人重新举杯,用新一轮热闹盖过方才的所有不愉。宁语迟在换盏声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这一瞬的嘈杂让人恍惚,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样也好,她方才去敬酒,为的不就是这个结果

    她让自己笑出来,她理当是笑的。敬了裴行舟,何总也不能落。

    右手执起酒杯,左手托住杯底,她笑意盈盈“怪我这胃不争气,倒惹您不快了,我敬您一杯,您可别怪我。”

    话说得漂亮,何继伟当然爱听。

    他端起酒杯“我也是事先不知情,妹妹别见怪。”

    就这样揭过这页,一切重归平和。

    酒过三巡,包间里烟熏雾绕,宁语迟熏得头疼,借口去洗手间透气。

    水龙头出的是温水,这温度让她心烦。为什么不能是冷水,冷水让人心静。

    抬起头,镜子里的女人袅娜娉婷,美艳不可方物。

    方才在包间里,别人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他答纯的,听话的。

    都是与她不符的标准。

    男人就是可笑,上床时恨不得要她的命,下了床却说自己不喜欢这类型。

    她勾了勾嘴角,离开洗手间。

    回去的走廊上,意外地看到一个人。

    壁灯昏黄,笼住他颀长身材。他单手揣进口袋,倚在墙上静静抽烟。

    赫然是裴行舟。

    她的心高高悬起,穿了这么多年的高跟鞋,在见到他的一瞬间,才发现自己踩得并没有那么稳。

    她想转身回去,等他抽完这支烟。不知是不是感应到了她的视线,他偏头看了过来。

    此时再走,像在故意避他。

    她佯作淡定,鼓起勇气向前走,用尽全身力气去忽视他。

    这并没什么,她路过他,就当没这个人,回去就可以了,至多打声招呼。

    或者根本不用打招呼,重逢这么久,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他根本不在意她。

    她目不斜视从他身旁路过,他身上的熟悉的香水味道,还是飘到了她的鼻子里。

    就跟他这个人一样,不管怎么忽视,她总会注意到。

    直到余光里也没有这个人,她终于松了口气。

    包间就在前方,她刚要走,身后男人猝不及防开了口。

    “这就是你的很多本事”他语气淡淡的,没什么起伏,“跟了个这样的”

    他的话像根针,专往人最痛的地方刺。

    她反驳也不是,不反驳也不是。

    她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无所谓一点“不劳裴总操心。”

    边上就是垃圾桶,他把烟头轻轻碾灭在上面的白色沙盘,微微站直身体。

    “你毕竟跟过我。”

    “所以呢”

    跟过他,又“跟”了何继伟这样的,他觉得受辱了

    “喜欢他什么,钱,还是年龄”

    他似乎颇为认真地在为她思考“说出来,帮你找个更好的。”

    她觉得自己才是真的受到了侮辱。在他看来,她的眼里就只有这些么

    更气的是,他是如此轻易,说出“帮你找个更好的”这种话来。

    倘若他对他们的过去,有一分一毫的在乎,都不会像处置猫狗那般,来处理她的感情。

    她心中生气,脸上仍然笑着“更好裴总还真是多虑了,在我看来,何总比您强上百倍。”

    他没应,那张脸没做表情,正因为如此,看起来有些冷。

    他的眼睛锁着她,脚尖调转,一步步走向她。

    他走得慢,一言不发,庞大气场沉云般压过来,每走一步,都踩着她的心跳。

    她瞧着他,心里头兵荒马乱,垂在身侧的手无意识揪住酒红色的裙,眼看着他步步逼近,她不觉中后退了两步。

    这一退,光洁脊背贴在温凉的壁上,手臂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终是退无可退。

    鞋尖抵着鞋尖,他贴着她站定,男人熟悉的气息四面八方将她包裹,令她动弹不得。

    他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

    这张脸明艳,漂亮,尤那双眼生得勾魂摄魄,此时蕴着恨意看过来,也教人心中发痒。

    他贴近她嫩白的耳,刻意放低的声音,带了一丝哑意“比我强哪方面,说说看。”

    她的后脑抵着墙壁,只能仰头看着他。

    被他欺负到这种程度,宁语迟暗中咬牙,面上仍然笑着“任何一方面。裴总以为自己很行么你也不过如此。”

    她嘴唇饱满,涂了正红色,笑起来更是唇红齿白,鲜艳夺目。

    他瞧着碍眼,原本掐着下巴的拇指轻移,精准按住她的唇。

    他的拇指在她唇上狠狠一抿,触感温热柔软。

    手指挪开,唇上颜色立即淡了许多。

    指腹沾了口红,他抬手,将这抹鲜艳蹭在她脸上,留下鲜红的一道。

    旁边的包间门虚掩,透过门缝可见里面没开灯,空无一人。

    他蓦地按住她的肩,把人推进去。

    包间的门将外面的光源隔绝,他在无边黑暗中把她摁在桌子上,掐住她的脖颈。

    他俯身贴上来,冷意侵袭她的全身,她在他身下微微发抖。

    空闲大掌在她脸颊轻轻拍了拍,再开口时,一字一顿,语气暗藏危险。

    “不过如此我看你今晚怎么求我。”,,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创世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szww.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