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便宜(1 / 2)

加入书签

<!--go--><div id=center_tip> “我喜欢喝点酒,有酒助兴才有趣。”陆嘉一双眼睛,带着一股子蛊惑笑意,说着话,后背靠着萧轶的手臂,脚尖儿一下一下的剐蹭萧轶的小腿。

春熙楼的姑娘都没有她浪。

萧轶早就垂涎陆嘉这张脸,此时被人这样主动的引诱,七魂六魄都快让勾引散了,凑在陆嘉脸蛋旁,很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喝点酒。”

陆嘉笑起来,两只脚直接踩在了萧轶的脚背上,“那姐夫松手,我去端酒好不好?”

柔软的身体被自己抱在怀里,这是萧轶在陆微,在外室,亦或者在春熙楼都从未感受过的刺激。

这是他小姨子。

这是萧延看上的女人。

这是萧延撕破过衣裳的女人。

现在在风情万种骚到不行的勾引他。

他在给萧延戴绿帽子!

心里和精神的满足让萧轶发出一声喟叹,他松了手,拽了拽自己的衣袍,转身在旁边椅子上坐了。

陆嘉笑嘻嘻去了内室,转瞬手臂夹着一坛子酒出来,她手指不方便,偏偏说的撩人,“姐夫就这样看着呀,也不帮我拿一下,我衣裙还散着呢。”

萧轶到现在,人还处于巨大的不可思议中。

陆嘉对他母亲的态度是什么样,他虽然没有亲眼见,但是听府里的丫鬟,听陆微,听他母亲都说过。

可偏偏那么桀骜不驯的陆嘉,在他面前却这样如同诱人的点心一样味道可口。

必定是因为他英俊不凡吸引的她魂不守舍。

萧轶伸手从陆嘉的手臂处接了那坛子酒,陆嘉顺势就身子一转,直接顺着萧轶的手臂,坐到了萧轶的腿上。

隔着薄薄的夏日衣料,萧轶口干舌燥,一手箍着陆嘉的腰,身体里的燥热让他恨不能直接把陆嘉的衣裳撕了。

这荡妇!

“难怪萧延会克制不住的撕你衣裳,你活该。”萧轶咬牙说。

陆嘉坐着他的腿,攀着他的脖子,“那姐夫克制的住吗?想撕吗?”

萧轶看着陆嘉亮晶晶的眼睛,鼻尖儿萦绕着一股甜腻腻的香气,从陆嘉身上来的,说不上是什么味道的香,但闻着怪舒服的。

“你这么浪,这么卖力的勾引我,是萧延满足不了你吗?”

陆嘉顿时笑道:“姐夫真聪明,萧延那方面,不太行。”

萧轶原本只是和陆嘉调情,没想到竟然听见这样的回答,顿时精神一震,“真的?”

陆嘉委屈巴巴点头,“瞬间结束那种。”

萧轶一下笑出了声。

陆嘉却从他身上离开,转身坐到萧轶对面去。

萧轶一愣,笑声顿住,“跑什么?”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