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风云

小说:祸国·归程 作者:十四阙
    昏昏沉沉,悠悠晃晃。

    秋姜在梦境里,碾转反侧,拼命挣扎。

    暗幕像巨网一样罩下来,压着她,压住她,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空中白雪翻飞,一点点、一片片,迅速延绵,最后变成一片苍茫。

    白色中,有一点黑影,分明是渐行渐远,却越来越清晰。

    秋姜的手抖了一下。

    那是……

    风小雅。

    风小雅穿一身黑色狐裘,走在前方,他的脚印落在雪地上,每一步之间的距离都是一样的。

    她知道一样,因为她偷偷量过。她知道他会武功,更知道他从不信任别人。所以,她跟在他身后,刻意保持了三尺的距离。这样的距离,会让他觉得安全。

    她是那么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结果,他却突然停步,回头,朝她看过来。

    她心头一惊:难道自己犯了他的忌讳?

    下一瞬,就见他伸长手臂,抓住她的手。她轻轻挣扎了一下,没挣脱,反而被他拽得更紧。然后,身子就不由自主地前行了两步,与他并肩站在了一起。

    风小雅的眼睛宛如寒星,却闪烁着春风旭阳般的暖意,对她微微一笑,什么都没再说,就那么牵着她的手,继续前行。

    于是雪地里的脚印就变成了平行的两道。

    雪纷飞,天地寒。而他的手,那么那么温暖。

    秋姜想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

    风小雅是那么懒的人,从来不肯自己走路的,他怎么会独自一人走在这样冰天雪地的地方呢,又怎么可能会对她笑,笑得这么温柔?

    有关于她和风小雅相处的那些朝朝夕夕,她一点都想不起来。

    一切都是来于听说。

    她听说她是他的妾,她听说他对她极其宠爱,可她丝毫不记得他们是否像其他夫妻一样亲密,他是否有帮她画眉而她是否有帮他理衣。

    一句话像穿破黑幕的霹雳,骤然砸了下来——

    “没有细节的记忆,就是假的!”

    秋姜一下子醒了,猛地坐起来,睁开眼睛,就听前方哐啷一声,有陶瓷碎裂的声音。

    她的视线有好一阵子的模糊,才慢慢恢复了清明——

    置身处是一个极其华丽的房间,她躺在一张十分宽敞的软榻上,顶上是浅金色的帐子,上面缝着一排金色的流苏,那流苏无风自摇,一荡一荡。

    扭头四顾,虽然这屋子看起来跟普通的屋子没什么两样,但却没有窗,整个屋子都在轻轻摇摆。

    秋姜瞬间得到了答案——船上!

    一个小丫头正蹲在地上捡碎片。想必之前那记碎裂声,就是由此而来。

    小丫头捡完了地上的碎片,起身冲她微微一笑:“夫人醒啦!”

    秋姜转了转眼睛:“这是哪里?”

    “船上。”

    “什么船?”

    “我家少主的船。”

    秋姜挑了下眉:“云闪闪?”

    “是。”小丫头不过十三四岁年纪,长得极为乖巧,收拾完碎片后就倒了杯水过来,递给秋姜,“你睡了好几天啦,渴不渴?”

    秋姜接过水,嗅了嗅,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便慢慢饮下。冰凉滑润的清水流入身体的同时,神智也跟着清明了许多。

    首先浮入脑海的问题便是——“我的同……唔,那个丁三三呢?死了吗?”

    小丫头掩唇偷笑。

    “怎么了?”

    “他没死。不过……跟死也差不多了……”小丫头说到这里,又是噗嗤一笑。

    ***

    颐非确实很想死。

    他可以弄出绿色的眼瞳蜡黄的脸颊花白的头发和佝偻的身姿来伪装丁三三,却独独伪装不了一点——吃辣。

    颐非嗜甜,一点都吃不了辣和苦。可眼前的三道菜又辣又苦,辛辣的味道一个劲地往他鼻子里钻,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偏偏,云闪闪还兴高采烈地说道:“来来来!上次我弄了自认为已经很辣的菜请你,结果你二话不说吃完耀武扬威地走了。我回去后痛定思痛,听说燕国南山居的蜀葵末号称唯方第一辣,是用蜀葵根研磨而成,直冲鼻喉,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因此当地山人称之为‘泼妇煞’。我好不容易弄到手,这三盘,分别是微辣、中辣和重辣,你尝尝!”

    颐非一滴冷汗从额头流了下来:“泼妇……煞……”

    “小爷我可是吃下去了哦!总之,老规矩,你吃不了,比不过我,就得死。”

    这是什么规矩啊!!颐非心中呐喊。

    云闪闪将盘子往他面前推了推,眼睛里的用意相当明显——要么吃、要么死。

    颐非叹了口气道:“我死了谁去替你办事?”

    云闪闪冷哼一声:“你拖了我十个月,本就没什么戏了。有没有你都一样!”

    颐非不禁好奇——云闪闪委托丁三三办的会是什么事呢?

    他临时冒充,自是不知道丁三三过去的事情的,但以他跟丁三三合作过一次的经验来看,丁三三并不是一个不遵守承诺的人。那么,是什么样的任务,让他拖了十个月都没能办成?

    而且如意门做事神秘,连颐非也只知道丁三三叫做三儿,云闪闪却知道他的全名,他们之间的交情看来并不一般。

    但如果真是那么好的交情,云闪闪会认不出自己这个丁三三是假冒的吗?还是,他已经知道了,故作不知,想着法子来对付自己?

    一连串的问题在颐非脑中回旋,偏偏云闪闪还一个劲地说:“快吃啊!等什么呐?”

    颐非只好拿起一旁的勺子,勺了一勺微辣的蜀葵末送入口中。一股激流直冲口鼻,颐非整个人一震,下意识就想吐出来。视线前方,却是云闪闪圆溜溜的葡萄一般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问:“怎样怎样?好吃吧?!”

    颐非用了内力,以一种壮士断腕的悲壮心情才能把那口蜀葵末咽下去,眼睛里冒起了一层泪光。泪光模糊了缤片,让他再也看不清晰。

    “我就知道微辣对你来说还是太轻了,来来来,尝下一个中辣吧!”

    颐非手一抖,勺子哐当掉到桌上。

    云闪闪皱起了两道弯弯的柳眉。

    眼看这位二公子又要发火,颐非连忙道:“我……直接……尝……重、辣吧!”

    天知道他是何其艰难才能吐出最后两个字来。正所谓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既然今天这一槛摆明了非过不可,何必多受罪?

    颐非决定直接吃最辣的!死也死得彻底些!

    云闪闪再看他时,眼神里就充满了崇拜:“好样的!不愧是三哥!来——”

    伴随着这一声来,另一把雕工精细金光闪闪的勺子,递到了颐非面前,像一道催命的魔符,幽幽泛着地狱之光。

    颐非用颤抖的手接过勺子,看着第三盘蜀葵末。

    这盘蜀葵末是黑色的。

    黑得就像云闪闪的眼睛,黑得就像云闪闪的心。

    颐非在心中诅咒了他千万遍,然后一咬牙,一狠心,闭上眼睛,开吃!

    刀客和仆婢们围观着这千载难逢的画面,并对此品头论足、指指点点——

    “哇,你看他脸上全是汗!”

    “他眼睛也在流汗!”

    “笨啦,眼睛流的当然就是眼泪了,怎么可能也是汗啊……”

    “他是觉得太好吃了,所以感动的吧?”

    “他的脸变成紫色的了耶!好神奇,第一次知道有人吃辣会吃得脸都紫了的!”

    “还差一半,努力吃啊!”

    ……

    一开始大家还在嘻嘻哈哈地笑着,到了后来,看到颐非都这个样子了还在努力吃,都被莫名地感动了,不由自主地开始为他鼓掌喝彩。

    “吃啊——吃啊——吃啊——”

    ——当秋姜跟着小丫头来到上一层船舱的花厅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

    颐非的头发衣服全被汗浸透了,一张脸涨得红中发紫,一边吃一边哗啦啦地流眼泪。他一只手拿勺,另一只手抵在肚子上,像是因为太痛苦而在强迫自己忍受,又像是在鼓励自己继续努力。

    盘子里的蜀葵末还剩一小半,颐非勺了一勺几度送到嘴边,却怎么也张不开口。

    秋姜的目光闪了闪,突然走过去,压住拿勺的那只手。

    颐非诧异抬头。

    秋姜没看他,而是径自拿走他手中的勺子,吃了一口,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然后将盘子里剩下的蜀葵末全吃了。

    颐非和云闪闪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秋姜吃完蜀葵末,把盘子都刮得干干净净的,最后将勺子往空盘子上一扔,冷笑道:“这种淡到鸟的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来?”

    四下一片哗然。

    ***

    颐非跟着秋姜回到甲板下的船舱时,还在吃吃笑,一边笑一边睨着秋姜道:“你太厉害了!你真的是太厉害了!云闪闪看着你的眼神就跟看见了鬼一样!”

    秋姜一言不发,径自推门,回到了之前的房间。

    颐非一看桌上有壶茶,连忙拿过来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干,然后吐着舌头道:“辣死我了辣死我了……忍得好辛苦。若非你来救场,我估计在上面一命呜呼了。”

    秋姜还是不说话,走到床后的马桶前,打开盖子哇地吐了出来。

    颐非怔住了。

    秋姜一连吐了半柱香时分,才盖回盖子,抹着红肿的嘴唇转身。

    颐非有些呆滞地看着她:“原来……你也不能吃辣?”

    秋姜淡淡道:“草木居的仆婢道我有三技,一是禅机,一是酿酒,还有一个,就是会做素斋。”

    颐非的目光在闪动:“而一个精于素斋的人,口味必须清淡,否则会品尝不出滋味的差别。”

    秋姜点点头。

    “那你刚才还帮我吃那盘……”颐非说不下去了。

    秋姜微微一笑,道:“你是我的同伴,我怎能见死不救?”

    颐非沉默。

    秋姜又补充道:“更何况,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什么?”

    “之前我还奇怪,为什么你要假扮三儿。但看到云闪闪后,就知道了。”秋姜很认真地望着颐非,“你是不是想见如意夫人?”

    颐非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你故意带我出现在三儿的客栈里,因为你知道他们看见我后肯定会有所行动。当你探清三儿想要抓我、是敌非友后,就除了他,然后顶替他的身份,顺理成章地带我回如意门。但你又怕我身份曝光,一路上会有很多阻碍,所以想借把大伞挡风遮雨。而这时云闪闪恰好来找三儿的麻烦,你就利用他带我们一起回程国。”秋姜说到这,伸手摸了摸房间的木板墙,“这艘船,如果我没猜错,就是去程国的。”

    颐非拍了拍手:“果然冰雪聪明。”

    秋姜盯着他:“但我有三点不明白。”

    “你可以问,但我未必答。”

    “即使我刚才救了你?”

    颐非咧嘴一笑:“所以下次救人前要看清楚对象,是不是那种会饮水思源、投桃报李的好人。”说完这句话后,他还坐在矮几上,翘起了二郎腿,一幅“我就是无赖你奈我何”的模样。

    本以为秋姜会生气,但她的表情却依旧平静,平静得就像刚才吃掉那半盘蜀葵末一样。

    颐非的心,忽然颤了一下。

    他说不出这种滋味是什么,就像……很小的时候,滴水成冰的冬天,母亲偷偷从厨房偷了个脆饼,捂在胸口上,等看见他了,把饼从怀里取出来,热乎乎地递到他嘴边。

    那时候母亲只是个无权无势不受宠爱的妃子,他也只是皇子里最荏弱矮小的一个。但他觉得自己比其他所有人都要幸福。

    颐非的眼瞳幽深幽深,然后,就又笑了。自嘲、自轻、自省地笑了。

    就在这时,秋姜提问了:“第一点——”

    颐非试图阻止她:“我没答应回答。”

    “第一点,”秋姜不管他,“你为什么要见如意夫人?如你所说,你是仗着如意门的帮忙才逃到璧国,你等于是他们的老主顾了,想要再次接触并不困难。为什么还要绕弯子,伪装三儿带着我过去,搞得这么神秘复杂?”

    颐非没有回答。

    于是秋姜问第二个:“第二,你明明知道风小雅和薛采不怀好意,另有图谋。而此事本来与你无关,你羽翼未满,实力尚薄,一切都没有成熟,为什么选择在这么敏感的时期回程国?你当然不是为了帮风小雅成为王夫。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颐非还是不回答。

    秋姜吸了口气,缓缓道:“第三,你是如何说服云闪闪带我们上船的?”

    这个问题颐非终于回答了,但秋姜却觉得他还不如不回答。

    因为,他的答案是:“我告诉他你知道风小雅得的是什么病。”

    秋姜定定地看了颐非许久,才长长一叹。

    颐非却冲她眨了眨眼睛。

    秋姜也坐下了,尽量让自己显得很冷静:“那么你觉得我该如何编造一个病情来搪塞云闪闪?”

    颐非扬眉:“你不知道?”

    “不知道。”

    “也许你是知道。只是……”颐非的笑容很微妙,“忘记了?”

    秋姜腾地站了起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拖到跟前,近在咫尺地盯着他那张看起来又贱又坏让人好想扇几巴掌过去的脸,一字一字道:“如果,你再这样试探我,甚至不惜让你和我都陷入危机的这样来试探我,不用等云闪闪动手,我就先杀了你!”

    “你不会。”颐非笑眯眯的,一点都不害怕。

    秋姜眯起了眼睛。

    颐非慢慢地、一根根地掰开她的手指,悠悠道:“如果你是真失忆,为了寻回曾经的一切,你必须忍受跟我这样的人合作,即使是被怀疑被猜忌被时不时地陷害,也要忍受。因为你知道,在程国,我所能做的事情,比大部分人都要多得多。”

    颐非抬起头,眼睛晶晶亮,仿佛能直透人心的望着她:“而如果你是假失忆,必定是为了图谋什么,图谋的事情没有达成,你怎舍得杀了我这么好的一颗棋?”

    秋姜小退了一步。

    颐非拉正自己的衣领,站了起来:“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我都不是省油的灯。我不信任你,你也不信任我。我本不想带着你,是你非要找上我。所以,如果忍受不了我,大可一拍两散。正如你所问的第一个问题,想见如意夫人,我还有其他方法,不是非你不可的。在你想清楚自己到底要做什么,要做到怎样的地步后,再来找我。”

    颐非转身走到门边,打开房门,停了一下,回头一笑:“对了,忘了说,不管怎样,还是很谢谢你刚才帮我吃了那半盘泼妇煞的。”

    说完这句话后他就走了,并把门轻轻带上。

    秋姜望着紧闭的房门,缩在袖子里的手在轻轻颤抖,她用左手压住右手,才能控制住那种因愤怒、屈辱以及其他一些别的情绪所带来的颤抖。

    如果……如果是一个好人的话,就不用受到这种对待了吧?就不会在面对这样的质疑和羞辱时都无力反驳了吧?

    到底是怎样的过去,才能让一个人的内心如此软弱,不能光明正大地活,不能义正言辞地说,甚至不能……为自己辩解。

    秋姜不停地颤抖,最后,她捂住自己的脸,颓然坐到了地上。

    ***

    灯光寂寥。雨打车壁噼啪噼啪。

    风小雅在下棋。

    棋盘乃是用一整块上好的翡翠雕刻而成,加上羊脂白玉和纯黑欧泊做成的棋子,光是看着,便已是一种享受。

    更何况拈棋人的手,指节修长指腹温润,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没有丝毫老茧,连纹路看起来都是细腻清浅的,宛如一件上好的艺术品。

    车身轻轻摇晃,车壁上的灯也跟着一荡一荡,落到棋盘上,流光溢彩,映得风小雅的眉眼,明明灭灭。

    指尖棋子迟迟未落,而窗外风雨已急。

    风小雅抬起头,问了一句:“什么时候了?”

    “回主人,马上就入夜了。”

    “又一天过去了……”风小雅呢喃了一句后,看着几上的棋局,局刚起步,黑白双方都在紧锣密鼓的布局,尚看不出输赢之势。但他眼中却露出了一丝倦意,一丝纠结,一丝难掩的失落,仿佛已提前看到了结局。

    雨点密集,宛如鼓声。

    夜灯晕开黄色光圈,照在几旁的姜花上,其中一朵已经枯萎了,恹恹地耷拉着。风小雅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那朵姜花,口中问道:“他们到哪了?”

    “已经上了云闪闪的船。”

    风小雅有些感慨:“真是一步好棋。”

    “主人……”焦不弃口吻迟疑。

    “什么?”

    “就这样任由夫人跟那个人去程国……真的……不管吗?万一路上有个三长两短……”

    风小雅的眼底泛起了许多涟漪,宛如摇曳的灯光,落在棋盘上。这一刻他想了很多,又什么都没想,最后,说了一句:“已经跟我们没关系了。”

    车辕上的焦不弃和孟不离双双回头,马车的门帘被风吹得飘拂不定,在那偶尔的惊鸿一瞥里,风小雅拥被倚躺在柔软的车榻上,闭着双目,似乎已经睡着了。

    棋盘上,放着一朵枯萎的姜花。

    ***

    秋姜的颤抖并没有延续太久。

    因为颐非走后没一会儿,云闪闪就来了。

    云闪闪一边嚷着“谁允许你们私自回房的”一边很不客气地推门而入,看见屋内只有秋姜一个人,愣了愣:“他呢?”

    “走了。”

    “去哪了?”

    “不知道。”

    云闪闪扭头吩咐身后跟着的一名刀客:“去看看丁三三在哪,押回货舱不许他乱跑。对了,就把他跟鸭子们关在一起好了。”

    刀客应声而去。

    云闪闪走进来,大喇喇地往秋姜面前一站。

    秋姜下意识后退了一小步。

    此举无疑让云闪闪感到很愉快,只见他故意冷笑几声,恶狠狠地说道:“知道怕了吧?让你刚才乱出风头!你以为小爷救你是为了让你跟我比赛吃辣?我留着你的小命是为了套你话!说,你相公得的是什么病?”

    秋姜在心中暗叹了口气——如此直接问话,还真是符合这位二公子的性格。

    “快说,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云闪闪嘎嘣嘎嘣地掰着自己的指关节。

    秋姜保持沉默。

    云闪闪等了一会儿,见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心虚地看了看身后的刀客们,再回头时,表情又凶狠了几分:“不说?好,看起来你不怎么怕死。那么,你知不知道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名节!你如果再不乖乖回答,我就、我就……”

    “就奸了你!”一名刀客实在忍不住,插了一句。

    云闪闪一呆,反身就是一巴掌,怒斥道:“胡说八道!小爷是这种禽兽吗?”

    “对、对不起!二公子我错了!”刀客连忙捂着脸认错。

    云闪闪这才罢休,转回来对秋姜道:“你再不说,我就、就……让他奸了你!”说着,手指指向那刀客。

    该刀客一呆。

    云闪闪得意道:“嘿嘿嘿,现在知道怕了吧……”话还没说完,就被秋姜一把扣住了手腕,紧跟着,身体在空中转了一圈,跌到了床上。

    众刀客大惊。

    而秋姜已欺身上床压住云闪闪,冷冷道:“谁奸谁,还不一定吧?”

    云闪闪的一张小脸顿时吓得煞白煞白,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要做什么?”

    秋姜呲地将他胸口的衣服撕开。

    云闪闪拼命挣扎,冲门口呆立着的刀客们吼道:“你们是死人啊!快进来救我啊!!!”

    刀客们这才反应过来,刚要上前,秋姜手一扬,一件浅金色的外衣丢到了他们脚边。紧跟着,云闪闪的声音就变成了哭腔:“别、别进来!都、都出去啊!!”

    秋姜微微一笑:“再说一遍,让他们听得清楚些。”

    云闪闪尖叫道:“出去出去出去!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进来!!!给我滚啊混蛋们——”

    刀客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躬身退了出去。

    秋姜骑在云闪闪身上,将帐幔顺手扯下,粉红色的纱帘罩住了大床的同时,也遮挡了众人的视线。

    于是,想偷偷趴在门缝看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刀客们也只好放弃,站在门外彼此对望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房内乒乒乓乓一阵乱响。

    一名刀客忧心忡忡地对另一名刀客道:“二少爷不会出事吧?”

    “唔……也许是在享乐?”

    于是大家同时噤声,不再说话。

    房内噪音不断。

    秋姜丢了一个花瓶,又丢了一个枕头,最后,还将床单撕开,丢出床帐。

    被她压着的云闪闪小心翼翼道:“你、你到底要对我做什么啊?”

    “闭嘴。”

    云闪闪立刻闭上了嘴巴,但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开口道:“那个……你起码让我先穿上衣服再说啊……”

    “穿了衣服你还会这么乖吗?”秋姜凉凉地看了一眼他赤裸的身体。云闪闪的皮肤比女人还白,身体尚未完全发育,小兽乖巧地蛰伏在腿间,毫无激动的反应。

    如果不是有隐疾,大概就是别方面的原因。唔……莫非喜欢男色?秋姜想。

    云闪闪别过脸,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但身上的这个女人显然并不准备就此放过她,冷冷逼问道:“你探查风小雅的病症做什么?”

    云闪闪本不准备回答的,但秋姜加了一句:“不说我就喊门外的人进来。”

    他连忙回答:“为了淘汰风小雅,不让他娶到女王。”

    秋姜微微拧眉,虽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却又冒出了更多的疑惑:“为什么?”

    云闪闪抿了抿嘴巴:“我哥想让我中选。”

    “就你?”秋姜的目光在他腿间转了转。

    云闪闪羞恼地整张脸都红了,却没法反抗,秋姜似乎并没有太用力,却让他又酸又软,提不起丝毫力气来。于是他只能老老实实地答道:“我哥说他自有办法,只要我能中选就行。”

    “有什么办法?”

    “他没有跟我说。”见秋姜露出怀疑之色,云闪闪连忙辩解,“是真的!我哥做什么都不会跟我明说的,总之他说什么我照做就好了……”

    “包括让你戴绿帽?”如果她没记错,颐殊跟云笛可是有一腿的。

    云闪闪眼圈一红,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别过脑袋不说话了,也不反抗,就那么僵硬地躺着,一副任她屠宰的模样。

    秋姜盯着他,从他吹弹可破的肌肤,看到保养得当的双手;从他微湿的眼角,看到紧抿的双唇……简直比女孩儿还娇滴滴。

    云笛为什么不自己竞选,反而让草包弟弟出马?颐殊又怎么可能看上这种雏儿?除非……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颐殊的圈套?

    颐殊假装自己中了薛采的计,公开招婿,但其实是反过来布置了更大的阴谋等着薛采和风小雅,还有……颐非?

    秋姜的脑子转得飞快,被这一连串的可能性弄得有点惊慌。如果真的如她所想的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云闪闪哗啦啦地流着眼泪,显得说不出的可怜。

    秋姜想到他只有十六岁,而且什么也不知道,只是棋子一颗,就心软了。她放开云闪闪,在床尾坐下。

    云闪闪虽然重获了自由,却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继续哭。

    秋姜淡淡道:“别哭了。”

    “你欺负我,呜呜呜呜……”

    秋姜道:“是你欺负人在先的。”

    “我……”云闪闪一骨碌地坐了起来,瞪着她,“那怎么一样?我哥可是云笛!”

    “我前夫是风小雅。”

    云闪闪瞬间气势就没了,尴尬地张了张嘴巴,最后嘟哝道:“有什么用,他有几十个老婆!”

    “十一个。”秋姜纠正她,“而且都已经休掉了。”

    她不说还好,云闪闪一下子来了兴趣,两眼放光地朝她凑近:“都休掉了?什么时候的事?他是不是真的那么风流?他对你们十一个老婆都好吗?”

    秋姜冷冷看着他。

    云闪闪终于意识到自己离她太近,便冷哼一声,挪回到床头坐着,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穿衣服?”

    “等到卢湾。”

    “什么?”云闪闪大喊起来。

    ***

    门外,刀客们还在锲而不舍地偷听——

    “啊,好像听到二公子在说话!”

    “是完事了吗?”

    “这么快?他是不是……不行啊?”这人的话立刻招来了一片白眼。

    另一名刀客则笑眯眯地摸着下巴,悠悠道:“二公子,也该长大了啊……”

    “但那个女人不是风小雅的老婆吗?他们这样子传出去了没问题吗?”

    “有什么关系,传出去就说是我们二公子睡了风小雅的老婆!多有面子啊!”

    “对对对,好有面子!”大家纷纷点头。

    “但二公子不是要娶女王吗?”一人插嘴。

    又一片沉寂。

    最后,一名刀客咳嗽一声,沉声道:“今天的事谁也不得对外泄露!”

    “是!”

    ***

    “你要扣着我直到到程国?”云闪闪不敢置信。

    但秋姜却很明确地点了点头:“没错。”

    “我不干!”

    “恕我直言,你没的选择。”

    云闪闪看了眼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咬牙道:“你这样对我会有报应的!总有一天你也会被人脱光光了威胁的!”

    “我不怕脱光光。”

    云闪闪语塞,瞪着秋姜半天,小声嘀咕道:“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

    秋姜问:“你跟丁三三之前到底有什么交易?”

    “不说!”

    “你们准备了怎样的陷阱要对付风小雅和薛采?”

    “不知道!”

    “除了风小雅和薛采,还有其他四大氏族,你们想好对策了吗?”

    云闪闪眼中犹豫之色一闪而过,却被秋姜敏锐地捕捉到了。

    秋姜眯起眼睛缓缓道:“你们……五大氏族,是不是决定联手,先一致对外?”

    云闪闪一震。

    秋姜的心则沉了下去——果然,这是一场针对风小雅和薛采的陷阱。而设局的不仅仅是云笛,还有其他四大氏族。

    而此刻,颐非误打误撞地假扮成丁三三上了云闪闪的船,云闪闪又落到了自己手中,所问出的这些,是真?是假?是无意揭开的秘密,还是另一场精心策划过的陷阱?

    秋姜忽然发现自己无法分辨。

    她甚至不能分辨,眼前的这个云闪闪,是不是真的就是传说中的云家的二公子。也许跟颐非冒充丁三三一样,云闪闪也是别人假冒的?

    秋姜的眼眸深沉了起来。她忽然伸手在云闪闪额头弹了一下,云闪闪立刻晕了过去。

    然后秋姜开始搜他的身。

    秋姜搜得很仔细,什么地方也没有放过。

    云闪闪身上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没有胎记、没有伤疤,更没有老茧,肌肤如丝缎一般光滑,是一个绝对养尊处优的富家公子才能拥有的本钱。

    明明是本该十分失望的结果,但秋姜的眼睛却越来越亮,最后,当她脱掉云闪闪的袜子,看到脚踝上的一条链子时,她拈起链子,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然后秋姜掀帘下床,捡起地上的被子给云闪闪盖上,再放下帘子,走去开门。

    扑通一下,贴着门的一名刀客摔了进来。

    众人七手八脚地连忙把他拉起来,讪讪地看着秋姜。秋姜嫣然一笑:“二公子睡了,吩咐任何人都不得打搅。”

    刀客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一人道:“我怎么确定二公子是睡着了,而不是死了?”

    “你不信就自己进去看吧。”秋姜让出道来。

    该刀客迟疑了一会儿,上前伸手将床帐拉开一线,见云闪闪确实躺在里面,表情平静呼吸均匀,看起来并无大碍后,便转身回到门外。

    秋姜笑吟吟地看着他:“如何?放心了么?”

    刀客狠狠瞪了她一眼,朝众人做了个手势:“走!”

    秋姜目送着众人离开,身形也跟着一闪,消失在门内。

    秋姜当然没有离开。

    一艘行驶在大海里的船,是最强的天然囚牢,没有人敢擅自离开。对比人祸,天灾绝对要可怕得多。

    因此,秋姜在看了一眼外面一望无垠的大海后,就打消了伺机离船的念头,而是提了一盏灯,走到最下面的船舱。

    船舱底部,一般都是用来堆货用的。

    除此之外,还压着一些巨石,用来镇船。

    因为没有阳光密不通风的缘故,空气十分混浊。

    秋姜沿着小木梯走下去,第一眼便看见了颐非。

    ——跟一大群鸭子在一起的颐非。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创世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szww.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