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缘起

小说:祸国·归程 作者:十四阙
    “豆腐。”

    素白的手垂入木制盆的清水中洗净,用丝绢拭净了,挪到一板半尺见方的豆腐前。

    “又称膏菽。言好味,滑如膏。取黄豆用石磨磨成粉,熬成浆,以纱布滤净,再反复熬制,加石膏粉兑之,放入板盒,以石压之。一个时辰后开盒,即成膏。”

    玉手拿起竹刀,嚓地一切,切下巴掌大小的一方,放入木盘。

    “说来简单,但想做得好,每一步都要做到极致。好比这块,为何好?”修长的手指一翻,指尖多了一枚针,举到一尺高的地方松开,银针坠落,稳稳地插入了豆腐中。

    “晶白细嫩,遇针不碎。”

    竹刀如风,每一下、每一顿、都极具韵味。不一会儿,便将豆腐雕成了一朵白玉莲花。

    双手未停,翻搅着另一只小碗,将一朵真正的荷花捣碎,浇入蜂蜜,混成粉色后,将汁浇在豆腐莲花花瓣的尖尖上。如此一来,豆腐莲花上也泛呈出了逼真的渐粉色。

    再取来几片荷叶,剪入盘中。

    将剩余的荷花蜂蜜烧热,加入绿豆粉,捏了一只蜻蜓出来。

    最后,把糖泥蜻蜓小心翼翼地放到豆腐荷花上。

    一盘“蜻蜓落荷”便栩栩如生地呈展在了木盘中。

    手的主人再次洗净了手,用丝绢擦干,将木盘托起,走向一旁的软塌。榻上闭目盘膝坐着个眉发皆白身形枯瘦的老和尚,还有一位年约四旬风姿犹存的道姑。

    道姑用满是欣慰的眼神看着那盘佳肴,躬身对老和尚道:“小徒拙计,献丑了。恭请无牙大师品评。”

    老和尚这才睁开眼睛——

    看见做菜的女子对他盈盈一笑。

    清雅绝伦的白玉豆腐莲花,在她的笑靥下也黯然失色。

    无牙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伸手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豆腐放入口中。

    中年道姑忍不住问道:“敢问大师,可行?”

    无牙慢慢地咽下那口豆腐,再抬眼看做菜的女子时,便多了许多情绪:“这盘豆腐,得形、色、香、味。却不得魂。”

    女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这样的素斋,招待寻常人无妨,想献给鹤公,却是不够。”无牙大师说着轻轻咳嗽了起来,拢了拢身上的袈裟,叹声道,“罢了,还是老衲自己来吧。”

    女子直勾勾地盯着他,语音有些不甘:“请问大师,何为魂?”

    “素斋之魂,是‘净’。心不净之人,做不好心食。”

    “大师由何看出我心不净?”

    无牙的眼神充满悲悯,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件打碎了的绝世瓷器,片刻后,一笑,垂下眼皮不再说话。

    女子却似大悸,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将整盘豆腐啪地回扣在托盘上,竟是生生地毁去了。

    中年道姑惊道:“秋姜,不得无礼!”

    秋姜盯着无牙,她笑起来时眉眼灵动,尺璧寸珠,光华夺目。但一旦不笑,其貌不扬,更有股死气沉沉之气,宛如一具雕工拙劣的木偶。

    “我再去练。”她木然地说,然后转身离去。

    ***

    下一刻,秋姜走出厨房,山风吹过来,吹起她的月白僧衣和长发,宛若流风回雪。

    门外被绑着的小和尚,看见她却如看见鬼魅,嘶声道:“你、你把我师父怎么了?你这妖女,快放了我师父!我师父是得道高僧,你如此不敬神佛,是会遭报应的!”

    秋姜冲他一笑,用手中的竹刀敲了敲他的光头:“想救你师父?就得听我的。”

    小和尚含泪悲愤:“小僧誓死不从!”

    “那我切了老和尚的手,让所谓的天下第一素斋就此消失吧。”秋姜作势要扭身回屋。

    小和尚连忙唤住她:“你到底想做什么?”

    “很简单,就一件事——六月初一的心食斋,由我来做。”

    小和尚先是一愣,继而想到一事,惶恐地睁大了眼睛:“你、你……你想对鹤公做些什么?!”

    秋姜明眸流转,一身僧袍,硬是被她穿出了章台平康花团锦簇的风姿,看在小和尚眼中,便是活生生的摩登伽女,念着先梵天咒准备去迷惑阿难。

    “阿弥陀佛,造孽啊!”

    ***

    六月初一,风和日丽。

    每年的这一天,风小雅都会前往蓝亭山缘木寺参佛。

    这位名动燕国的鹤公,大概是天生重疾,看破生死,因此一方面放荡风流,娶了十个老婆,极尽享乐之事,另一方面却又推崇修身养性,结交了不少高僧雅士。

    蓝亭山上有两座庙宇,一寺一庵,都名缘木,分别招待男客女客。地处京郊,达官贵人富商文士总去踏青,久而久之,自成风景。

    山下有一间酒庐,名叫“归来兮”。

    店主是一对夫妇,姓秋。

    有路人问:“你们明知山上是寺庙,过往行人大多是去烧香的,见菩萨时要诚心诚意,怎么可能停下来喝酒呢?”

    秋氏夫妇笑笑,答:“正是因为此地方圆十里无酒无肉。故而卖酒。卖茶的已太多了。”

    别说,还真是如此。一开始大家都不去,慢慢地,酒庐的生意就好起来了,到得最后,把邻边所有的茶铺也给挤走了。

    原来大家拜了菩萨下山后,都觉得可以放松了,便纷纷到酒庐喝几盅;也有山上的香客馋酒,偷偷下山买;更有那百无禁忌的,该喝的喝,该拜的拜。

    秋氏夫妇道:“来烧香拜佛的,都是对菩萨有所求的。往往这样的人,才容易贪杯。”

    再加上他们家的酒确实酿得不错,一晃十年,已成金字招牌。许多人就算不拜菩萨,也会刻意驾车去品尝。

    秋氏夫妇有个女儿,据说从小体弱多病,寄养在庵中。秋姜偶尔下山,被人看见,也只说是面黄肌瘦,其貌不扬。

    而这一年,华贞三年的六月初一寅时,风小雅的马车经过秋氏夫妇的酒庐时,听前方一阵骚动呼喊声,便掀帘看了一眼。

    他一向懒惰,能不自己动手就绝不动,这一次,却是鬼使神差地掀了车帘——

    初夏的晨光还很朦胧,但那熊熊大火燃烧正旺,几将整个天空都给映红了。

    风小雅皱了皱眉,问赶车的车夫:“怎么回事?”

    车夫共有两人,全都身穿灰衣,其貌不扬,一个名叫孟不离,一个名叫焦不弃。

    焦不弃下车询问一番,回来禀报道:“秋家酒庐不知怎地着火了。大家正在救火。”

    风小雅唔了一声,由于身体的原因,他一向鲜少沾酒,尽管对这家酒庐早有耳闻,但始终不曾踏进一步。如今见它失火,也未在意,吩咐道:“继续上山。”

    孟不离和焦不弃驾驭马车离开,走出很远还能听见后面屋宇倒塌的声音。焦不弃道:“那酒庐里不知藏了多少烈酒,才会烧得这么惨烈,看来没个把时辰是熄不掉的。”

    孟不离频频扭头回望,十分感兴趣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不知道老板和老板娘逃出来没。希望烧物不烧人啊!”

    “嗯。”

    “不过烧了物也可惜,他们家的酒真是挺不错的,这一烧一砸,估计全没了……”

    “嗯。”

    “没准就是菩萨对他们的惩罚。在山下开什么店不好,非酒啊肉的,不知祸害了多少修行之人呢……”

    孟不离连忙紧张地冲他摇头:“妄议、菩萨、不敬。”

    焦不弃哈哈一笑:“是是是,吃人嘴短,吃了菩萨的饭,便不该再妄言菩萨的事了。”

    车内的风小雅忽然咳嗽了一声。二人彼此对望了一眼,笑着加快了速度。

    其实他们没有说错,风小雅此行的目的,根本不是什么修禅谈佛,他每年的六月一日会去缘木寺的原因是——吃素斋。

    缘木寺有一位高僧名叫无牙,人虽无牙,却有一手好厨艺,做的素斋可以说是一绝。但其人喜爱云游,每年只有几天回燕国,又只有初一的时候才肯下厨做菜。所以风小雅才会在这一天专程坐车去蓝亭山。

    外人不知,以为他也是去烧香的,还道这位丞相家的公子一心向佛。

    马车抵达缘木寺前,一个面目清秀的小和尚提着灯笼已在等候,见他到了,连忙引入后院,边走边道:“鹤公一路辛苦了,这边出了点事情……”

    “怎么了?”

    小和尚支支吾吾:“我师父……病、病了,起不了床。”

    “什么病?”

    小和尚摇头:“不知道……他说休息几天就会好。但鹤公不用担心,您的这顿斋饭是早就许下的,不能让您白跑一趟,所以,请了其他人来做……”

    话音未落,风小雅已道:“停。调头,下山。”

    小和尚大惊:“鹤公怎么了?”

    风小雅淡漠得略显傲慢的声音从马车里传了出来:“我只为无牙大师的素斋而来,其他人,不配让我如此舟车劳顿地赶来吃。”

    小和尚很是尴尬,想拦,却又不敢拦。

    孟不离和焦不弃向来是主人吩咐什么立刻就照做的,当即调转车轮往回走。

    刚走几步,空中就传来了一缕奇香。

    那香味散散淡淡,却又能真真切切地闻到。

    焦不弃不由自主地停下了驱车的手,吸吸鼻子道:“好香!”

    身后,他们本来要去的厢房起了一阵响声,一双素手伸出来,将四扇纱窗一一打开。

    袖白如雪,手莹如玉。

    孟不离和焦不弃彼此使了个眼色——女人!很好,这下子公子估计不走了。

    伴随着窗子的开启,香味渐浓,沁入心脾,令人食欲大动。不同于寻常食物的香气那么油腻酱稠,这香味是冷的,带着些许甜柔,还有点奶味。

    风小雅在车中也闻到了这味道,果然好奇:“停车。”

    孟不离和焦不弃又将车调回去,来到厢房前。

    这时,厢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穿着月白僧衣的姑娘出现在门内。她虽然穿了僧侣的衣服,却留了一头乌黑长发,肌肤素白,眉目清浅,周身如照月华。

    ——就像从经文旁香炉的烟雾中走出来一般。

    风小雅通过车窗看见了她,手中把玩着的一串佛珠就那么松落到了膝上。

    僧衣女子躬身行了一礼,用跟烟雾一样飘渺柔弱的声音道:“素斋已备好,请公子入座。”

    小和尚连忙道:“鹤公,这位就是小僧临时找来为你做素斋的秋姜姑娘。她的厨艺也很不错,您且试一下吧。您要就这么走了,师父知道了会怪小僧的。”

    风小雅的目光像是粘在了秋姜身上,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他久久地盯着她,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小和尚等了又等,还是没见回应,有些尴尬。

    而秋姜也似等得不安,疑惑地抬起眼睛,望向车窗中的风小雅。

    唔……此人就是鼎鼎大名的鹤公啊。

    燕国第一宠臣,确实是个特别的人。

    最特别的是他的眼神。

    他静静地看着她,眼神专注而阴郁,带着某种古怪却又诱人的倦意,像块将碎未碎的冷玉,让她很想……快点敲碎!

    秋姜眸光微转,垂下眼睫,遮住了心中的欲念。

    而孟不离和焦不弃双双下马,将车壁上的扣环打开,把一侧车壁放了下来支成了临时的几案。

    焦不弃吩咐秋姜道:“那就上菜吧。把菜都端到这来。”

    “这里?”秋姜有些好奇地打量这辆别具一格的马车。

    小和尚却是见惯了的,闻言忙进屋把斋菜端了出来。

    以往,无牙大师都是做够一百零八道斋菜的,寓意佛经中的一百零八种苦恼,吃了就等于是把那一百零八种苦恼全部咽了、化了、舍了、忘了。

    而这一次,秋姜却只做了六道菜。

    六道一眼望去,看不出是什么的菜。

    第一道,是一碗羹汤,浅碧色的汤汁上,飘着一片苇叶,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风小雅看着这道汤,却像是看见了十分有趣的东西一般,难得地眼神微热:“一苇渡江?”

    秋姜躬身回答道:“鹤公好眼力。这道汤的名字就叫一苇渡江,源于当年梁武帝派人追赶达摩祖师,祖师走到江边,见有人追,便折了一根芦苇投入江中,化作扁舟飘然离去。”

    孟不离勺了一小碗捧与风小雅。

    风小雅尝了一口,皱眉放下勺子问道:“黄连熬制的汤?”

    秋姜点头:“是。”

    孟不离一怔,连忙取了另一个勺勺起一口品尝,刚喝下去,就噗地吐了出来,五官全都皱在了一起。

    焦不弃当即拔剑,怒斥道:“大胆!竟敢做这种东西给我家公子吃?!”

    秋姜既不害怕也不生气,只是淡淡道:“风公子,你为何要吃素斋?”

    风小雅还没回答,焦不弃已道:“我家公子一向吃素!”

    “那就更奇怪了。普通人吃素大多两个原因——一为换换口味,大鱼大肉吃腻了,换点清粥小菜清清肠胃;二为表心诚,来拜菩萨满嘴油光不好。风公子既然一向吃素,为何还要刻意来此呢?”

    焦不弃怒道:“你懂什么!无牙大师的素斋乃天下一绝,极品美味……”

    秋姜打断他:“那大可请无牙大师上府烹制,为何要跋山涉水不辞辛苦地上山?”说着瞥了一眼那辆巨大的特制马车,“山路狭小泥泞,人爬上来都很费力,更何况车。”

    焦不弃道:“自然是为了表示我家公子对无牙大师的尊重……”

    “修行之人,本就该摒弃贪嗔痴慢疑五戒,连酒肉都要割舍,还去追求口腹之欲,岂非自相矛盾?”

    “这……”

    “无牙大师既是高僧,更不应、也不会沉溺于此。所以——”秋姜抬起头,用一双烟雾中明珠一般的眼瞳凝望着风小雅,“风公子,您,为什么要来吃素斋呢?”

    风小雅的表情莫测高深,看着她,悠悠道:“你觉得呢?我为什么来?”

    他如此轻描淡写就把包袱抛还给了秋姜,秋姜不由得一笑,答道:“小女斗胆,猜测公子是刻意为了品尝那一百零八种苦恼而来的,也就是说,菜是其次,菜里所蕴含的意义,才重要。”

    这话分明意味不明,但风小雅的目光一下子犀利了起来,宛如利刃,在她身上游走,仿佛随时都会劈落。

    但秋姜还是一点都不害怕,她明明看起来柔柔弱弱怯生生,一双眼睛却异常坚定,还带了点莹莹闪烁的笑意,让人实在不能对这样一个小鹿般的姑娘发脾气。

    风小雅也不能。

    所以他很快就收起了目光中的锋芒,重新恢复成平静无澜的模样,对孟不离道:“不离,把第二道菜端上来。”

    第二道,是一个大大的托盘,盘子的左边是一株半尺高的树,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乃是用萝卜雕刻而成,枝桠上还垂挂了几十片半透明的叶子,形态极为逼真。右边则是一个白玉丹心壶,热气正源源不断的从壶嘴里冒出来,之前闻到的淡淡的甜香便是从杯中传出来的。

    孟不离和焦不弃不禁对这位秋姜姑娘收起了些许轻慢之心。不得不承认,她做的菜味道如何不论,雕工却是一流的。

    秋姜道:“请允许我为公子布菜。”

    风小雅点了点头。

    于是秋姜走到车前,把托盘放到案桌上,介绍道:“阿修罗道中,有一棵如意果树,三十三天的有情可以享用,阿修罗们却不能。于是,他们想方设法弄死了如意树。”

    风小雅接了下去:“但只要天界众生洒下一种甘露,如意树就会复活。”

    秋姜点头一笑,提起右边的白玉丹心壶,倒在萝卜树上。

    乳白色的琼浆,缓缓从壶嘴里流淌出来,带着扑鼻的甜香,浇淋在树上。于是,树上那些透明的叶子就呲地蒸腾了,消失不见,与此同时萝卜熟了,变得更加晶莹剔透,美不胜收。

    秋姜放下壶,望向风小雅。

    风小雅提筷,折断一根树枝放入口中,细细咀嚼,原本微拧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表情也跟着柔和了几分,“花蜜?”

    秋姜点头:“是取蔗糖和十二种花蜜调制后,将雕好的萝卜浸泡其中足足十二时辰,取出风干,挂上冰片。吃的时候,用热蜜一浇,冰就化了。如此热中有寒,乳中有脆,再加上你刚喝过苦汤,更觉甘甜。这一道菜,是乐。”

    孟不弃看得垂涎不已。他陪在风小雅身边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这样的菜肴,当真是从没见过。

    风小雅道:“先苦后乐,接下去是什么?”

    “是舍。”

    风小雅目光微闪,缓缓道:“苦、乐……舍……六根三受。”

    “是。苦、乐、舍;好、恶、平,此六根也。我做菜慢,做不了如无牙大师那样的一百零八道菜,所以,只能简化。”

    “苦乐舍合计十八种,好恶平合计三十六种,再加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世,一共就是一百零八种烦恼……原来如此。”风小雅呢喃了一句后,忽然抬眼望着秋姜,“但你只做了六道菜,没有过去、现在和未来。”

    秋姜盈盈如水地回望着他,两人目光相对,连天地都仿佛静止。

    而在那样静止的天地间,秋姜轻轻开口,说了一句:“三世我也做了。而你……会懂的。”

    风小雅眼中起了一阵涟漪。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别过眼睛道:“我先尝下面四道。”

    第三道菜的盘子里先是铺了一层珍珠,珍珠上铺了一层樱桃,樱桃上又铺了一层荆棘。

    “天中大系缚,无过于女子;果中最绝色,无过于樱桃。”秋姜将这盘菜端上案桌,“这道菜的名字,叫色。”

    风小雅将荆棘拨开,夹了一颗樱桃放入口中,眉头立刻皱起。一旁的孟不离连忙递上手帕,他便将刚吃下的那颗樱桃吐在了手帕里,但那股酸涩之味,却萦绕舌尖迟迟不散。

    于是孟不离又捧上一杯茶让他漱口。

    风小雅漱完口,才望向秋姜道:“女色,涩也。故要我舍?”

    秋姜凝眸道:“世人皆知公子有十位娇妻,但娶了这么多,就真能尽享齐人之福么?”

    “大胆!”焦不弃再次不满,“我家公子的事,哪轮得到你指手画脚!”

    “是,秋姜逾越了。”秋姜见好就收,并不就此深谈,捧起了第四道菜。

    第四道总算像道真正的素斋了,翠绿的茼蒿,被水烫过,尤带水珠,看上去极为鲜脆可口。

    风小雅夹了一筷放入口中,却觉味道与普通茼蒿不同,不但又脆又嫩,还有点丝丝凉滑的口感,咽入喉中,则蕴成了雅香,回味无穷。

    “冰镇过的?”

    “是。”秋姜点头,“先呛水沥干,放入碗中镇于冰上,期间取少量梨汁轻轻喷七次,再取出来,就变成了这个味道。”

    第五道是炒柿子,虽然颜色诱人香味扑鼻,但联想到之前的苦和舍,这道寓意为“恶”的菜,着实让人下不了手。

    风小雅看着那盘炒柿子,忽然问:“这真的能吃?”

    秋姜掩唇一笑:“公子不敢?”

    “柿子甜熟烂软,你又用火将它炒熟了,味道必定会很怪。”

    “怪不怪,公子为什么不尝尝再说?”秋姜笑得既神秘,又挑衅,“我保证,这道菜,你会很喜欢。”

    于是风小雅还是提起了筷子,夹了一块放入口中,然后整个人一怔。

    第一口咬下去,明明还是柿子,但再一咬,就尝到了核桃的碎末,其后每咬一口味道都有变化,等到一整块吃完,只觉绵软香浓,妙不可言。

    “这道菜叫十恶,选上好的火晶柿子,腹中掏空,塞入核桃花生桂花豆沙玫瑰等十种配料,调入蜜柚砂糖,再煎熟。故而一口一个滋味,变化无数。”秋姜笑盈盈地看着他,“我说过,公子一定会喜欢的。”

    “你倒是了解我。”

    “了解客人的口味喜好,是一个厨子成功的要诀。您是无牙大师的贵客,我怎敢怠慢?但是……”

    “还有但是?”

    “但是公子太过嗜甜了,终归不好。所以这最后一道菜,是助消化用的。”秋姜说罢,将最后一道菜送到风小雅面前。

    最后一道既然要符合“平”的意思,自然是做得四平八稳,看起来像是普通的蔬菜泡饭,只不过里面菜品之多,一眼看去,足有二十余种。味道清清淡淡,入胃后更是温温润润,感觉异常舒服。

    如此,这六道菜,风小雅算是全部尝过了,他尤其喜爱最后的泡饭,将整盅都吃光了。

    孟不离和焦不弃跟随他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有如此食欲,又是惊奇又是欢喜。再看秋姜时,目光里就多了几分认同。

    风小雅放下筷子,看着秋姜:“你想要什么赏赐?”

    秋姜目光闪动:“什么赏赐都可以么?”

    “只要是我认为当得起这顿素斋的,都可。”

    “好,听闻鹤公音律天下无双,号称玉京三宝之一,多少人趋之若鹜。今日恰逢机缘,小女也想一饱耳福。”

    此言一出,孟不离和焦不弃交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这么多年来,用各种姿态各种契机出现在公子面前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那些女人的心思,其实也不难懂,都是有所图和有所求。这个秋姜也不能避嫌,看起来是个不好对付的主。

    只不过,在公子都许了她这样的承诺后,居然不要金要银或者直接开口要嫁给他的,秋姜还是头一个。

    她要听公子弹奏?

    还真是别出心裁。

    风小雅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看起来不太想答应。

    秋姜忽然旋身飞起,在房门上轻轻一踢,一匹白练就刷地从门内飞了出来。而她身形不停,将白练一直拉到三丈外的梧桐树上,将一端系在了上面。如此一来,从房门,到梧桐树,赫然挂起了一条长达三丈宽三尺的白练。

    秋姜转身,对风小雅嫣然一笑,然后跳上白练,开始跳舞。

    宽大的僧衣飞扬,她的脚步轻盈如落花,点到哪里,哪里的白练就起了一阵波澜,就像是被风撩动的湖水,层层扩散。

    她的头发是那么黑,衣服又是那么白,除了唇上一点嫣红之外,再无别的颜色。而就是那么一点嫣红,变成了勾魂的咒,摄魄的毒,让人无法转开目光,也不舍得就此转开目光。

    一旁的小和尚不敢再看,连忙垂眼,心中直念阿弥陀佛:“完了完了,摩登伽女的先梵天咒要开始了……”

    而正如他担忧的那样,风小雅动了。

    风小雅从椅座下方,拔出了一管洞箫,应着秋姜的舞开始吹奏。

    箫声一开始是清脆的,点点轻盈,点点灵动,宛如一只翩翩蝴蝶在春光中肆意飞翔;跟着几个转滑,变得激昂起来,蝴蝶遇到了思念的花,围着花枝旋转;再然后,是一段旖旎风光,款款情愫切切思绪,一波一波地往上推……

    突然间,一阵风来折断花枝,花朵轰然坠落,跌入山溪。蝴蝶惊急想要扑救,却眼睁睁看着花朵被溪水冲走。

    一连串的高音密集如雨,白练上的秋姜旋转的飞快,彷若蝴蝶在拼命追逐花朵一般。其后,箫声逐渐低迷,将断未断,几番挣扎,却终究无力。

    伴随着最后一个长长的拖音,秋姜柔弱无骨地伏在了白练之上,久久没有抬头。

    一时间,万籁俱静。

    随从和小和尚都震撼无声。

    小和尚不必多说,随从们则是震撼于秋姜竟然能跟上公子的曲调!两人合作的这一曲,当真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仿佛之前练习过无数次一样。

    孟不离和焦不弃还在沉醉,忽听风小雅道:“走。”

    二人愣了一下,什么?公子说的是什么?走?就这么走了?回头,见风小雅已将洞箫插回了座榻下方,闭上眼睛一幅与己无关的模样。于是他们知道,没听错,公子真的要走。

    孟不离和焦不弃当即把碗碟挪走,将车壁重新扣回去,然后调转马头离开。

    秋姜从白练上起身,望着他们一言不发。

    眼看马车就要走出寺门,一伙儿乡民突然从外疾奔进来,口中喊着:“秋姜秋姜,快回去!快回去——”

    秋姜从白练上跳下来,问道:“陈伯伯,陆大婶?怎么了?”

    “啊呀,我的好孩子,你可千万得挺住啊,可怜的……”被称为陆大婶的村妇一把抱住她大哭。

    陈伯伯则沉声道:“你家……不慎着火,你爹跟你娘……都不幸去了……”

    秋姜拔腿就跑。

    坐在车辕上的孟不离和焦不弃,只觉一阵风掠过身边,再定睛看时,秋姜已冲出寺门,她的长发和僧衣在风中趣÷阁直飞起,而她的双足……是赤裸的。

    再回头一看,白练下,不知何时掉了两只鞋。鞋也是僧侣专用的男鞋,明显偏大,故而一激动间就脱落了。秋姜刚才就是穿着这么大的鞋子——跳舞的?

    孟不离和焦不弃再次对视了一眼,眼神复杂。

    车中,风小雅隔着帘子望着秋姜,静默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又吩咐了一句:“走。”

    马车悠悠晃晃下山,远远看见秋家酒庐的火已经扑灭了,但还在冒烟,被烧毁的断壁残垣淹没了原先的繁华。人群还没散去,月白僧衣的秋姜便是那格外醒目的一点,在灰暗的背景中突兀绽放。

    焦不弃叹道:“原来她是秋老板的女儿……她跟爹娘可真不像……可怜,这下父母双亡了……”

    孟不离又嗯了一声。

    走得近了,便见秋姜跪在两具焦黑的尸体前,雪白的赤足上全是鲜血,她没有哭,只是低着头,用一种异常平静的表情撕下衣袖盖在尸体的脸上。

    马车缓缓驰过酒庐。

    秋姜站了起来,向众人一一鞠躬,村民们纷纷回礼。

    那画面异常安静,仿佛整个天地,都在为之默哀。

    马车离开了酒庐。

    秋姜谢完众人,将尸体抱到一旁村民拉来的推车上,然后推着车子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无论是马车上的风小雅,还是推尸上山的秋姜,彼此都没再回头,没有再看对方一眼……

    ***

    灯下,秋姜跪坐在棋盘前,凝望着上面的棋局,指尖拈着一枚黑棋,久久沉吟。

    房间的一角,依旧绑着易牙大师和他的弟子。

    小和尚眼泪汪汪:“小僧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为何出尔反尔,还不放了我师父?”

    秋姜叹了口气,目光仍胶凝在棋中:“奇怪……”想了想,扭头问小和尚:“我的素斋做得不好?”

    小和尚一愣。

    “我的舞跳得不好?”

    小和尚又一愣。

    “我的身世不够凄惨?”说到这里,秋姜起身悠悠踱了几个来回,“风小雅的十位夫人,有三个共同的特点。”

    小和尚忍不住问:“什么特点?”

    “一,都有一技之长。大夫人龚小慧擅经商,人称女白圭;三夫人商青雀擅一切享乐之事;四夫人王伏雅擅养花草;五夫人罗缨擅棋;六夫人段锦擅绣;七夫人沈胭脂擅文;八夫人张灵擅医;九夫人裴惜玉擅武。只有二夫人李宛宛比较神秘,暂不得知所长。”

    小和尚细想一下,确实如此。

    “二,都不是众人眼中的好姑娘。龚小慧比他大八岁;李宛宛弃他而去;商青雀是寡妇又加跛足;王伏雅是个侏儒;罗缨是别人家的逃妾;段锦眇目;沈胭脂是妓女;张灵也是寡妇;而裴惜玉更离谱,曾是女囚……”

    小和尚睨了她一眼:“你也符合了。”

    “三,在嫁给风小雅前,她们都过得很凄惨。龚小慧身负巨债;李宛宛是乞丐;商青雀是玉京名秀中的笑柄;王伏雅被达官巨贾连同花草一起送来送去;罗缨被丈夫毒打;段锦被奸商盘剥;沈胭脂最高一天接过五十名恩客;张灵被恶霸骚扰;裴惜玉被情郎背叛……啧啧啧,真是集天下悲惨于一室啊。”

    “而你如今父母双双死于火宅,也很悲惨。”

    秋姜点头:“对啊。所以,我先在他面前展示了高超的厨艺和对佛理的精通,然后又展示了音律舞蹈上的造诣,最后,营造出身世凄惨的样子……却还是没成功。为什么?”

    小和尚无语。

    一旁垂眉敛目的无牙至此微微睁开眼睛,刚要说话,就被秋姜一只手按在脸上堵了回去。

    “你不要说话,我不耐烦听你啰嗦。”秋姜说着弹了记响指,门外立刻进来两个黑衣人,“六月初一既已过,老和尚又该远游了,这一次走了,就不用再回来了。”

    小和尚一听,立刻急了:“这怎么行?我们缘木寺……”话未说完,被黑衣人用布团塞住了嘴巴连同无牙大师一起拖了出去。

    无牙望着秋姜,眼中满是慈悲,忍不住还是说了一句:“以若所为,求若所欲,犹缘木而求鱼也。阿弥陀佛,回头是岸。”

    秋姜嘲笑道:“大师久在方外,处处通达,恐已忘记了红尘中有很多人,是没有回头路的。”

    “有心自有归路。”说话间,黑衣人将无牙拖出了门槛,房门再次合上,屋内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秋姜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嘲弄表情也一点点地消失了,垂头看着自己赤裸的双足,上面满是伤痕,她的眼眸沉沉,难辨悲喜。

    “有心自有归路……”秋姜将脚踩在了地上,伤痕裂口中立刻渗出血丝来,而她恍若不觉,就那么一步一步地走过冰冷的青石地板,迎向风吹来的方向。

    最后,化作一笑——

    “我却是无心之人啊,老和尚。”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创世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szww.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