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诈

小说:祸国·归程 作者:十四阙
    对世家们不喜的准皇后出手,是秋姜送给钰菁公主的见面礼,为了表达“咱们是一伙的”,以及“你看,我完全有能力干掉她”。

    钰菁公主果然对此很在意,见面就问:“你为何要动谢长晏?”

    她是个美丽的女人,五官美艳皮肤光洁,据说她的保养秘诀就是采阴补阳,驸马死后,她与多名年轻武将私通,纵情声色的同时,还很好地维系了同世家的密切关系。

    从这方面看,倒是跟程国的三公主颐殊挺像。

    这样的女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野心。

    或者说得更直白点——欲望。

    欲望极盛之人,光男色不足以满足,必定还有更大的图谋。

    颐殊公主的图谋她知道,想当程国的女帝。那么钰菁公主呢?奏春奏春,把“奏”变成“春”,岂非正是“偷天换日”的意思?

    也就是说,光换皇后不够,还要换皇帝?

    虽然此番如意夫人并没有告诉她“奏春”的具体内容,只让她入京后协助大长公主。但秋姜在草木居小半年,多少也听了些京中八卦。比如说——大长公主跟燕王不合。世家们也对燕王这两年的行事作为颇有微词。再比如说——大长公主的女儿荟蔚郡主,喜欢风小雅。

    因此,秋姜断定,世家们之所以敢把主意动到换皇后上,跟这位钰菁公主肯定脱不了干系。她故意弄个绊马绳,吓谢长晏其次,主要是为了试探钰菁。

    而钰菁,果然上当,主动提起了谢长晏。

    秋姜往火盆里加了勺水,懒洋洋道:“听说是大燕未来的皇后,便忍不住看看。”

    “你既要看,为何不做彻底,让她死了?”

    秋姜正色道:“现在杀她,不过杀一稚龄幼女;他日再动,就是杀大燕的皇后。我不杀贱民。”

    钰菁公主冷笑起来:“只怕他日你根本没有机会。”

    秋姜目光闪动,想诱使她说出更多线索,便恭维道:“有您在,怎么会没机会?”

    钰菁公主不知想到了什么,转移了话题:“陛下那边的戒备越发森严了。”

    “这岂非正是公主您要的?陛下以为是世家所为,世家则是伤鸟惊弓,两边斗个你死我活,届时,渔翁得利者,是您。”秋姜继续试探。

    钰菁公主的目光转为阴冷:“我不要利,我只要他死!”

    有意思,此人是彰华的姑姑,亦是皇族,却不帮自己的亲侄子,反而伙同世家外人想要弄死彰华。燕王啊燕王,你的处境也不比程王铭弓好多少啊。

    想到这里,秋姜笑了:“放心吧殿下。如意门既接了你的任务,就必定让您——如意。”最后两个字,说得无比暧昧。

    钰菁公主盯着她,面色深沉:“但风乐天不死,陛下不会输。”

    很好,他们还打算对付公爹。秋姜便往铜盆中慢悠悠地又加了一勺水,淡淡道:“那老狐狸比他儿子还奸,他儿子是毫无破绽,他是浑身破绽,都不知从何入手……”说到这里,眉心微蹙,突然动了。

    秋姜飞过去一脚踢开门,把在门外偷听的人抓了进来,扔在火盆旁。

    那人嘤咛一声倒在地上,手中折册飞散,凌乱不堪地挂了一身。

    只见她十六七岁年纪,左眼下方有一颗痣,像滴将落未落的眼泪,因此抬眸看人时,显得楚楚可怜,更有股说不出的媚态。

    秋姜心中啧啧,这媚态可不是天生的,是训练出来的。此人是谁?大长公主养的媚奴么?

    “壁脚好听吗?”她问。

    少女立刻跪直了看向一旁的钰菁公主:“殿下,我没有!我没有偷听!求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那你在门外做什么?”

    “我、我……叔叔的忌日将至,我列了一份清单,本想让殿下看看合不合适,走到门前,见屋内没有点灯,便迟疑了一下下,就一下下,真的什么都没听见啊!”少女上前抓住钰菁公主的下摆,哭了起来,“我没有偷听,我说的都是真的!”

    秋姜有点意外,原来不是奴婢,而是已逝的驸马的侄女。她此来机密,本不能让第三人知晓,如今被此女撞破她同钰菁见面,照理说,是应该杀了灭口的。但看钰菁公主的神色,恐怕不舍得此女死……

    秋姜便笑了一笑:“我不杀贱民。殿下自己看着办。走了。”说罢转身就走,耳中听到那少女哭求不止,钰菁公主心软地叹了口气,道:“起来吧……”

    唔,看来这位钰菁公主的软肋,不是荟蔚,而是……那位已死的驸马呢。

    为了那位驸马,钰菁公主不惜与如意门谋皮,至国家族人百姓于不顾。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秋姜掠出公主府时,看见一地积雪,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怔忪。

    白雪皑皑,如锦如缎,入夜后的公主府无人出入,因此毛茸茸的雪毯十分完整,没有一丝痕迹。

    一时间,满目苍茫,竟是看不出哪里是路。

    “入雪原后,人在行走时要往前方投掷一样鲜艳物件,作为目标,才能不被无穷尽的白色迷惑,丢失方向。”脑海中,一个声音乍然响起,震得她心中一抖。

    “你要做的,是一件非常艰难、孤独、不为世人理解、而且希望渺茫的事。你会遇到很多诱惑,困境,生死一线。而你只能独自面对,没有人可以提供帮助。”

    “如果你的心有一丝软弱,就会迷失。”

    那声音慢慢远去,眼前的雪下得更大了,像诱惑,又像告诫。

    秋姜取下佛珠,丢在路上,然后朝佛珠步履坚定地走过去。

    必须完成任务。

    必须成为下一任如意夫人。

    于她而言,从一开始,就只有征途,没有归程。

    ***

    秋姜回到了四儿的住处,四儿却不在。

    她不以为意,倒头就睡在了四儿的榻上。此地很是安全,下方有重兵看守,又没什么人知道老燕王摹尹隐居于此,她也是借了四儿的光才知道这么个神仙住所。

    不得不说,如意夫人的这颗棋子安插得极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四儿性格执拗,不善言辞。但若非如此,摹尹当年也不会在那么多随从中独独选他。

    这一觉睡下,再醒来已是第二天。

    屋外传来节奏均匀的砍柴声,一起一落,十分好听。

    四儿有点小癔症,比如葱一定要切成一寸才吃,柴一定要砍成均匀的八块,手一定要干干净净……能在如意门中活到现在还成了七宝之一,着实不容易。

    秋姜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推门出去,“你回来啦!”

    四儿在挥斧头的间隙里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门。

    秋姜侧头一看,这才发现门上插着一支毛趣÷阁,她抽出毛趣÷阁,将趣÷阁管打开,从里面抽出一张字条来,上面写着:“杀风乐天。”

    秋姜眯了眯眼睛。

    这是如意夫人的趣÷阁,意指“亲趣÷阁”,毛是鸡毫,意指很“急”,也就是说,这个任务要赶紧办。

    昨晚她见钰菁公主时,钰菁就提过“风乐天不死,燕王不倒”,今日收到夫人的指令,看来,她们果然等不及了。听闻燕国的奏春计划已酝酿了很多年,为何偏偏今年开始行动?是什么让他们觉得时机成熟了?因为她来了玉京?还是因为……谢长晏也来了玉京?!

    秋姜将字条和趣÷阁一起扔入炉灶烧掉,转身就走。

    四儿欲言又止,最终没有出声。

    他继续将剩下的木头砍完,然后走进厨房,掀开锅盖,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两人份的饭食。

    四儿盯着饭食看了许久,最后默默地将两份都吃掉了。

    ***

    风乐天已不在陶鹤山庄了。

    不止他,风小雅和他的随从也不见了。

    陶鹤山庄空无一人,除了地窖里少了的两坛酒,没有留下任何有人来过的痕迹。秋姜很想再喝两坛酒,但又担心酒气泄露行踪,只能作罢。

    “等我有机会了再来喝你们!”她对一地窖的酒坛十分遗憾地说道。

    而等她回到草木居时,风氏父子依旧不在,听下人们的意思,竟是失踪了。

    难道风小雅反噬得太严重,所以他爹送他就医去了?

    秋姜一边沉吟一边潜入风小雅的院子。难得小狐狸和老狐狸都不在,此时不查更待何时?

    她闪进了风小雅的书房。

    书房极大,但被杂物堆得满满的。各种琴、瑟、箫、笙琳琅满目地摆在架上,乍看之下还以为是进了乐器行,最离谱的是还看到了箜篌和编钟。

    看来世人皆道风小雅极精音律,各种乐器信手拈来不是虚言,就不知他拖着那样一具身体是如何学乐的。

    墙角还有半人多高的矮柜,上面密密麻麻地塞着书册。秋姜随手翻了几本,全是曲谱。

    秋姜转了一圈,得出一个结论:风小雅不怎么读书,书房里除了曲谱,一本别的书都没有。

    书房有一侧小门,推开后,里面是风小雅的卧室。

    床头拴着一串铜铃铛,想必是身体不适时用来召唤随从的。

    床榻旁是一组矮柜,里面瓶瓶罐罐全是药。

    除此外,她还看到了一盆姜花。

    这盆姜花就放在枕头旁,虽是寒冬,但因为屋内生着地龙十分温暖的缘故,开放正艳,花朵纯白无暇。枕头旁还放着一把铜制药杵,比一般药杵要小许多,杵杆一端刻着一个“江”字。

    秋姜心神微悸——这恐怕是江江儿时用过之物。

    杵身蹭亮,显然有人常常把玩。

    想到这么多年,风小雅手握此物追思江江的画面,饶是她自认无心,也不由得有些痴了。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脚步声,立刻放下药杵跃起,跳上横梁,伏在上面。

    片刻后,门被轻轻推开,进来一人,却是孟不离,肩膀上还蹲了只黄色的狸猫。

    秋姜屏住呼吸。

    孟不离没有发现她,而是径自走到柜中取了一件风氅出来,他肩上的猫,在他弯身的一瞬跳到他背上,孟不离笑着转身抱住它——

    秋姜暗道一声不妙,将身子又缩了缩。

    但孟不离并没有抬头,抱住猫后,拿着风氅就出去了。

    秋姜当机立断,立刻翻身落地。这风氅自然是给风小雅的,跟着孟不离,就能知道风小雅去哪里了。

    她追了出去。

    孟不离独自一人来到马厩,牵了一匹马走。秋姜不敢靠得太近,但又不能被马落得太远,追得十分辛苦,心中第一百次咒骂起燕国的冬天。

    幸好孟不离的目的地并不远,半盏茶功夫就到了。他停在知止居外,却不进去,而是将马拴在树下,自己翻身跃过了围墙。

    难道风小雅藏在知止居?秋姜心中越发疑惑,当即也翻墙潜了进去。

    知止居内一团混乱。

    仆婢们正进进出出地收拾东西,偶尔几句私语飘入她耳中——

    “谢姑娘怎么敢这样做啊?也不怕杀头!”

    “可陛下没杀她头,还应允了谢夫人的退婚请求……”

    什么什么?!秋姜大吃一惊。

    “退了也好,我本就觉得她不够资格当咱们大燕的皇后,举止粗鲁,成日里嘻嘻哈哈的,没个大家闺秀的样。”

    “别说了,人都要走了,留点口德吧。”

    “我是实事求是呀。你觉得她像皇后的样子么?还有谢夫人,抠抠搜搜的,也是一股子小家子气……”

    秋姜没再听下去,摸索着去了谢长晏的屋子。

    闺房窗户半开,里面有两个人。一个是三十出头的妇人,衣着朴素,鬓发微白,脸上还有两道较深的法令纹,面相显得有些凄苦;另一个则是个跟妇人差不多高的少女。

    秋姜在树杈间蹲了下来,心想,这就是谢长晏啊,倒是跟想象中的很不一样。

    之前听她在马车中说话,还以为是个娇俏软萌的小姑娘,没想到,长得如此棱角分明,眉目深长,不甜美也不可爱,带着些许锐气。真不知芝兰谢氏是怎么养出的这么个异类,居然敢退燕王的婚约?

    她可没忘记谢长晏对彰华说的那一句“我的脚好看吗?”一听就是在撒娇。而彰华回应她的笑声,也很温柔亲昵。

    前几天还在腻乎的两个人,今天就毁婚,为什么?

    少女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对妇人道:“娘,那些都不必带,咱们抓紧。趁这会儿天黑,悄悄走,免得被人围观。”

    妇人看着一屋子的箱子,颇为不舍地叹了口气:“也罢,都是身外之物。可以走了。”

    谢长晏灿烂一笑,拎起两个最大的包袱出了门。

    墙角有黑影一闪,秋姜认出来,那是孟不离。

    孟不离为何也如此鬼鬼祟祟的?

    幸好,幸好她一路十分小心,离得也远,应该没被孟不离发现。

    秋姜摸索着跟了上去。

    知止居的院子里备好了马车,谢长晏把包袱扔上车,再扶妇人上车,另有两名婢女也跟上车去。此外所有仆人全部列队站在门旁恭送。

    谢长晏朝她们挥了挥手:“这段日子劳烦各位费心了,有缘再见!”说罢跳上车辕,接过车夫的马鞭,亲自挥了一鞭:“驾——”

    马车碾碎冰雪,驰出了燕王曾经的府邸。

    灯笼摇曳,在白雪上晃出一地星星点点的碎光。

    旁观着这一幕的秋姜忍不住想,她可能亲眼目睹了一场传奇——

    若不是谢长晏,换诸于任何一个别的女子,都不敢也不可能退皇帝的婚。

    而若不是彰华,换诸于其他皇帝,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偏偏是这样的姑娘遇到了这样的帝王。

    这一幕终将记入史册,石破天惊。

    那么,究其背后的真正原因:是皇帝输了,世家赢了吗?

    秋姜的眸色转为深沉。

    而这时,孟不离也牵回了自己的马,看样子要离开。秋姜决定暂时放下谢长晏,还是先找到风乐天要紧。

    她没想到的是,孟不离并不是放弃跟踪谢长晏,而是先谢长晏一步帮她安排客栈去了。

    秋姜在湿滑酷冷的雪地里追了二十里,追到渭陵渡口,看到孟不离在最大的客栈门外停下时,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

    孟不离向客栈老板展示了一下刻有鹤图腾的令牌,老板面色顿变,弯腰道:“最好的房间一直留着呢,小人这就领你去。”

    孟不离却摇摇头,从怀中掏出一幅人像画,向他展示了一下:“等会,她来住。”

    客栈老板记下画上人的模样,道:“是是,一定安排周全。”

    孟不离点点头,在大厅里找了个角落坐下,要了杯茶,把帽子一压遮住脸庞。

    他这是在等谢长晏吧?

    客栈老板吩咐一名伙计道:“贵客马上就到,去把地龙烧起来。”

    伙计连忙应了,秋姜趁机跟上伙计。从后门出去是个院子,积雪已扫净了,露出湿漉漉的青石路,蜿蜒着通向隔壁的院子。那是个一进的小院,共有四间房,西房门前种着一株罕见的梅树。

    伙计把地龙烧了起来,秋姜则趁机把四个房间转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伙计干完活就走了,而谢长晏还没来。

    秋姜趁机在西屋榻上坐下,捶着酸软的腿,忍不住自嘲道:“这半年光顾着种花,吃饭保命的本事却退步了,这可不行啊……”

    思绪则情不自禁地飘到了风小雅身上。

    他跟他爹到底去哪了?是真的因病离开了,还是听说如意门要对他们动手,故意躲起来了?

    风乐天看似一张笑面,却能坐镇大燕朝堂二十年,绝非简单人物。以他的权势人脉,没准知道世家跟钰菁公主之间有勾结,接到风声也不奇怪。

    那么,他的失踪绝非简单的“躲藏”,应该是在布局反击。自己如若莽撞出手,恐会中计。

    还有谢长晏的退婚,是世家博弈的后果,还是皇帝的布局?

    秋姜沉吟,决定留下来接触一下谢长晏,不管怎么说,谢长晏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应该比风氏父子好对付多了。

    她等啊等,等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听到脚步声朝这边过来。

    凑到窗边看了一眼,来的果然是谢长晏她们。

    她一个纵身,飞到横梁上藏好。

    谢长晏先将行李拎进东厢,又跟母亲说了会话后才走进西厢来。

    秋姜听到她在门外笑着说:“知道啦知道啦,那娘你先休息,我也睡一觉……”但人一进来,关上门后,脸上的笑容就没了。

    不仅不笑了,还低着脑袋,显得情绪十分低落。

    谢长晏走到窗边,对着窗外的梅树发呆。阳光从窗外照进来,给她镀了一层金边。

    秋姜从上方打量着她,觉得她像一匹还未驯服的小马,眼睛里带着浓烈的爱和恨,虽在发呆,也能看出些许不羁来。

    “这是……要冻死了么?”谢长晏忽然喃喃了一句,将身子探出窗外,折了一截梅树的枝干下来,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

    秋姜想了想,索性跳下去问道:“你怎么知道?”说罢,将梅枝从她手上夺了过来。

    谢长晏迅速转身,惊道:“你是?”

    “你先答我,如何看出要死了?”

    谢长晏虽满头雾水,仍乖乖答道:“大燕梅子昂贵,源于梅树难种,尤其是北境冬寒,无法成活……梅树怕冷……”

    秋姜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说法:“梅树怕冷?不是说映雪拟寒开么?”

    谢长晏一笑:“梅树较别的花卉耐寒,但毕竟不是松柏。这么一场雪下来,这树冻得不行。再加上雪前久旱,水浇得不够多,如今底下的树根怕是已枯了。”

    秋姜想,这小姑娘,对植物倒懂得挺多,应该跟自己换一换,她替她去知止居读书,她替她去草木居种花才对。

    这时谢长晏又问道:“你……是谁?”

    秋姜狡黠地朝她眨眨眼睛,然后比了个绊马索将马车绊飞的动作。

    谢长晏十分聪慧,立刻猜到了幸川那晚的马车事故,目光情不自禁地朝一旁的矮几挪了过去。

    秋姜连忙遏制她那不切实际的小算盘:“喂喂喂,妄动的话,恐怕不安全哟。”

    “你想做什么?”谢长晏顿时涨红了脸,果然还是个小姑娘,“我、我已不是皇后了!”

    “我知道。我不杀贱民。所以你现在很安全。”秋姜看着梅枝,目光闪了闪,“你还知道什么有趣的事,再说点给我听呗。”

    孟不离帮她租了客栈,必定会亲眼确定谢长晏无恙后才会离开。所以,此刻应该还没走。

    而孟不离之前既然刻意回草木居拿了风小雅的风氅,必定会跟风小雅碰头。

    正所谓她找不到风小雅,但可以让风小雅来找她。

    秋姜决定主动现身,好让孟不离看见她,去跟风小雅通风报信,顺便跟这位差点要当大燕皇后的小姑娘聊一聊。

    前大燕准皇后虽然年纪幼小,才十三岁,但还真不是个寻常姑娘,慌乱不过一瞬,很快镇定了下来,问:“你想听什么?”

    “你来猜我是谁。你若猜到了,我就给你个小奖励。如何?”

    “若猜不到呢?”

    “那就……杀了你娘?”

    谢长晏大惊:“我娘已不是诰命了!”

    她脸上写满了“你刚刚还说不杀贱民,怎么这会儿就说话不算话了呢”的着急和谴责,看得秋姜好是愉悦。

    真好啊……这么年轻的年纪,这么未经人事的天真……看来谢家和燕王,都把她保护得挺好呢。

    秋姜有些嫉妒,便忍不住想让她更着急:“这样啊,那就抓了你娘?”

    “你!!”谢长晏明明气恼到了极点,但不知想到了什么,靠着矮几坐下了,然后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她的眼睛极好看,形如月牙,瞳仁又大又亮,显得整个人特别精神,尤其是这么盯着人看时,有股子不屈的蛮劲。

    让人特别想驯服她。

    秋姜忍不住想:自己当年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的呢?这样的姑娘,难怪当不了皇后啊……她伸出手,摸了摸谢长晏的脸:“小姑娘,谁教你这样看人的?看得人心痒痒的……”

    谢长晏立刻将她的手打开。

    秋姜哈哈一笑。

    谢长晏道:“你的僧袍是旧的,穿了有半年,虽然浆洗得很干净,但右袖重新缝补过。”

    秋姜一怔,连忙抬袖,真的看到了缝补的痕迹。她逃离草木居时换回了原来的装束,穿着僧袍走的,这几日四处奔波,没顾得上更换,有破损在所难免。可奇怪就奇怪在,那些地方居然都补好了!

    什么时候?谁给补的?四儿么?

    谢长晏又道:“补袖子的线是好线,但手工却差得很。”

    秋姜想,那就不是四儿了。四儿有癔症,必定是补得极好才会动手。不是四儿的话,又会是谁呢?

    总不会是风小雅吧?

    “如此寒冬,你穿的这般少,刚才摸我脸的手,却很温暖,说明你不畏寒——你会武功。你手腕上的佛珠,是用程国的足镔打制。足镔提炼复杂,极为昂贵,铸兵器时仅用于锋刃那一处,而你却以之作珠。”

    秋姜有些意外——小姑娘竟然认得镔?!隐洲谢家真那么博学?

    谢长晏一边观察一边继续道:“我猜,那应该是你的武器。你若那夜用此珠击马,而非绊马索,我此刻已不在人世了。”

    秋姜哈哈一笑,“谁说我要杀你了?”

    “知道。因为我是贱民嘛。”

    秋姜想,小傻瓜,恰恰相反啊,正因为你身份特殊,才不能死啊……

    “你的鞋底虽然满是泥垢,但都干了,说明你进此屋起码有半个时辰了——在我之前。半个时辰前,差不多是孟不离替我订房的时候……你是跟踪他来的这里?”

    秋姜悠悠道:“还有吗?”

    “你跟踪孟不离,不是为了找我吧?如果打一开始目标就是我,直接跟踪不会武功的我,比跟踪孟不离要容易得多。你认识孟不离,又这幅模样……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了。”

    “哦,我是谁?且说好,猜错了的话,你娘可就……”

    未等她说完,谢长晏便叫出了她的名字:“秋姜。”

    秋姜一怔,她都这么出名了么?竟连前准皇后都知道这个名字,明明是个临时用的假身份……

    谢长晏表情严肃,微微蹙眉道:“我已非皇后,对你而言已经没有价值,可你还耗在这里,跟我拖延时间……你在逃?而且也被困渡口了,对不对?”

    虽猜得不完全对,但小姑娘已经尽力了。秋姜笑了起来:“小姑娘,这么聪明可是不长命的呀。”

    谢长晏目光灼灼地瞪着她。

    秋姜咯咯一笑,又伸手过去摸她的脸:“都说了别这样看人,看得人受不了……”

    谢长晏再次将她的手打开。

    秋姜收手,吹了吹被打的地方,“你怎么跟那病鸟一样,都不让人碰呐……”

    谢长晏正色道:“我猜对了。奖励呢?”

    秋姜眸光流转:“奖励就是……这个。”说着把梅枝还给谢长晏。

    谢长晏果然露出哭笑不得之色,看得秋姜大悦,正要再戏弄一番时,忽听到一丝异动。她立刻扔了梅枝,飞上横梁,撬了块瓦片,露出个洞来,人却不走,重新跳回柱后躲在卷起的帘子里。

    她动作极快,因此对不会武功的谢长晏来说,等于凭空消失,梅枝掉落的瞬间,秋姜就不见了。

    谢长晏十分震惊,四下搜寻了一番,也没看到秋姜的身影。

    这时院外传来马车声,谢长晏回头,就看见肩膀上蹲着小黄狸的孟不离将一辆全身漆黑的马车停在院门前。

    再然后,焦不弃跳下车,跟孟不离一起用滑竿抬着风小雅走进来。

    谢长晏十分好奇地打量着风小雅。风小雅则抬头,看到了屋顶上那个被撬走瓦片的小洞,他的唇角轻勾了一下,然后看向谢长晏道:“我来找秋姜。打搅了。”

    帘子后的秋姜挑了挑眉,果然如自己所料,她不去找他,他也会来找她。

    谢长晏有些拘谨地道:“不、不打搅。”

    “若再见她,请代为转达一句话。”风小雅语音微顿,过了一会儿,才继续道,“她要的谱我有,若想听,正月初一子时老地方见。”

    秋姜皱眉。

    谱?四国谱?不是假的么?怎么又当做诱饵抛出来了?还有老地方又是哪里?草木居还是陶鹤山庄?!

    最最可恶的是,就算是假的,知道是个陷阱,还得按着他的节奏走。

    秋姜情不自禁地咬住下唇。

    耳中,听风小雅将一物递给谢长晏道:“见面礼。陛下与我同承家父所学,隶属同门。而你婚约虽废,师名仍在。算起来,也是我的师妹。若有所求,可将此翎随信寄回。”

    秋姜的眼睛眯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是觉得这位前准皇后退了婚,从某种角度上说成了弃妇,所以又蠢蠢欲动地想要挽救她那“可怜”的命运了么?

    风小雅没再说什么,孟不离和焦不弃抬着他走了。

    谢长晏送到院门口才折返,进屋后看着风小雅送她的鹤翎。秋姜从帘后走出去,将鹤翎夺了过来。

    谢长晏显得很无奈:“你为何又回来?”

    秋姜打量着她,唔,虽然还小,但五官都很有特点,将来长开了必定是个美人,没准真会成为鹤公的十二夫人。

    不知为何,心底就生出些许不满、些许嫉妒、些许克制不住的恶意。

    谢长晏……你的离开,是帝王对你的无情,还是对你的保护呢,就让我好好地看一看吧。

    离正月初一还有几天,姐姐先陪你玩一玩。

    ***

    百祥客栈外,马车压过积雪,缓缓前行。

    焦不弃将一杯茶递到风小雅面前,道:“适才公子与谢姑娘说话时,夫人就躲在帘后。”

    风小雅抬手接茶,睁开的眼睛里满是疲惫之色,“我知道。”

    焦不弃不解道:“为何不直接抓人?”

    “她要逃就逃吧。”风小雅呷了一口茶,胸有成竹道:“反正正月初一,她必会回来。”

    最重要的是,只有说出明确的时间,才能令她放下防备,有所懈怠。

    而他,要的就是她的懈怠。

    只有懈怠之时,才有机会剥开伪装的外壳,看到里面的心。

    只有抓住心,才是真正地抓住她。

    ***

    “那风……唔师兄说的话,你也听到了,我就无需转达了。”谢长晏道。

    瞧瞧,这么快就改口叫师兄了!

    “病鸟从不做多余之事,也绝不是什么重情重义之人,但他却将这么重要的鹤翎给了你一根……说明你对他来说今后还有大用……难道,退婚是假的?”秋姜试探道。

    谢长晏显得一头雾水。

    装!你继续给我装!

    秋姜凑到她面前,笑嘻嘻道:“你偷偷告诉我,你跟陛下的婚约,其实还作数的吧?”

    谢长晏伸手夺回了鹤翎,冷冷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行行行,我知道,做样子给蛇精公主那帮人看的嘛。”

    谢长晏沉声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君无戏言。而且婚约大事,怎可朝令夕改?”

    还装,小骗子!

    “可我看你眼中满是不舍啊。”

    谢长晏一愕。

    “我就说嘛,天底下怎么会有不想当皇后的女人呢?”

    谢长晏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何还不离开?风师兄约你正月初一见,你不去准备?”

    “准备什么?我才不去。”

    谢长晏很惊讶。

    “至于我为何还不离开……”秋姜说着,凑上前搂了她的腰,姐俩好地将脑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因为,我要跟你一起出海的呀。”

    这句话说完,她明显感到谢长晏的身体僵硬了。

    ***

    秋姜说到做到,当晚就去厨房借厨具。

    厨子不肯,被她捆了起来。

    秋姜当着他的面做了一碗粥,一边做一边道:“茯神粥,取新米浸泡半个时辰后,三七兑水,米三水七,再加一成牛乳。煮沸后熄火,焖半个时辰,掀盖后加以大枣麦冬添色。诀窍有三,一,米最好是仙桃新米;二,水最好是活眼山泉;三,牛乳需提前烧沸滤末。如此一碗,才尽善尽美。”

    秋姜说着将粥盛入盅中,端给厨子看。厨子眼睛都直了,怔怔地看着她,不知该说什么好。

    秋姜笑着拍了拍他的脸:“我借你厨房用,是看得起你。这可是无牙大师的独家菜谱。”

    厨子颤声道:“既是独、独家,你、你为何告诉我?”

    “那老和尚敝帚自珍,小气巴拉,什么都藏着掖着不外传,简直罪大恶极,不配当佛门弟子!我这是帮他传道积善,让世人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素斋。阿弥陀佛。”

    秋姜说着端着粥出去了。

    厨子用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她,突觉身上一松,却是捆他的绳索不知何时断开了。他连忙爬起来,想去报官,但跑到门口,却又迟疑,最终回到灶旁,捡了根炭条赶紧把那菜谱记了下来。

    ***

    秋姜捧着托盘走进郑氏的房间,行了一个大礼,自我介绍道:“伯母您好。小女秋儿,与长晏一见如故,正好我也要出海,便约了携手同行。叨唠之处,还请见谅。”

    郑氏正在跟谢长晏对坐着分线,闻言有些讶异地看了女儿一眼,随即放下线,回了一礼:“姑娘客气,同行是缘,请坐。”

    此人虽面相凄苦,但气度高华,一举一动都优雅到了极点,不愧是芝兰谢氏出来的。但谢长晏明显没有学好礼仪,同是坐姿,她偏盘着腿显得疏懒随意,毛毛躁躁。

    秋姜笑了笑,将盖子掀开,露出里面的茯神粥。

    “小女擅做素斋,伯母旅途劳顿,怕是休息不好,喝一碗茯神粥,有助安眠。”

    谢长晏的表情顿时紧张,想要阻止,但郑氏已盛了一碗,小尝一口,赞道:“姑娘好手艺!”

    “伯母喜欢,我可松了口气呢。”

    谢长晏又急又气又不能发作,只好起身道:“我吃饱了,你跟我来。”说着,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强行拉出房间。

    这小丫头虽不会武功,却有蛮力,秋姜被拉得生疼,笑道:“啊哟哟,这是做什么呀?”

    “你要躲要藏要同行都由着你,只是不许骚扰我娘!”

    “你管讨好叫骚扰?”

    “谁知道你那粥里加了什么?”

    秋姜面色一沉,道:“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但不能质疑我的手艺。一粒米需七担水,对待食物,怎敢不敬?”

    谢长晏闻言一愣。

    秋姜有心炫耀,故意甜滋滋道:“更何况,若非这项手艺,怎勾搭得到鹤公?”我啊,可是你的好师兄的十一夫人呢,小家伙。

    谢长晏果然露出些许好奇来。

    秋姜继续诱惑她:“你娘是有口福的人。你不跟着尝尝?”

    眼看谢长晏有所动摇,正要答应,一个声音突然冒了出来:“她说谎,你别信。”

    秋姜扭头,居然看见了公输蛙。说起来这还是中箭后第一次跟公输蛙再见,秋姜打招呼道:“哟,蛤蟆也来啦。”

    公输蛙十分戒备,一把将谢长晏拖到自己身后:“此女心如毒蝎口蜜腹剑,不知祸害了多少人,你若轻信,死无全尸!”

    秋姜挑了挑眉:“喂喂喂,蛤蟆,如此当人面说坏话,不怕我生气吗?”

    公输蛙抬起一臂,袖中有个黑漆漆的筒口,对准了秋姜。

    吃过亏的秋姜神色顿变,身子后退了一步。

    公输蛙冷冷道:“速离此地,不许再来。事不过三,看在鹤公面上,这是第三次。”

    等等,怎么就第三次了?难道他把四儿偷的那次也算她头上了么?不过,风小雅的十一夫人这个身份,有时候还真是挺好用。

    秋姜撇了撇嘴道:“不想我还能托他的福苟活。”

    公输蛙的手臂绷了绷,秋姜立刻横飘出数丈远,逃到了院门口,此物厉害,她心口上还留着疤痕,可不想再多添一道。

    “也罢,好死不如赖活着,那我就先走了。小姑娘,下次再见。”

    公输蛙目光一凛,秋姜已咯咯笑着翻过了院墙,气他道:“蛤蟆,看好你的袖里乾坤,可别大意弄丢了噢……”此等利器,加她亲测,夫人不会罢休的。到时候,如意门跟求鲁馆必有一战。啧啧,想想就激动。

    秋姜走出客栈,忍不住扭头看了眼院子那头的梅树,玉京时局已乱,如此寒冬,不生把火的话,不止这棵梅树,万物都会被冻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创世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szww.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