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重遇

小说:祸国·归程 作者:十四阙
    “立秋”房间内,姜花香依旧。

    小玉儿羞答答地跟着风小雅进来,闻到这股香味时下意识皱了下眉,但她恢复得很快,立刻挂上甜甜的笑容,主动上前搀扶风小雅的胳膊:“公子,我扶您上榻吧。”

    风小雅一抖袖子,从她手中滑脱,拉出了三分远的距离。

    小玉儿的手顿时僵在了空中。

    “一,我不喜欢别人随便碰我;二,我不喜欢别人随便碰我的东西;三,我不喜欢别人随便进我的房间。”

    玉儿委屈:“小玉儿知错了。但,这样子的话,我怎么给你跳鹏游蝶梦呢?”

    风小雅道:“去那边,把纱帘拆下,将两头系在床柱和门柱上。”

    小玉儿转动眼珠,上前照做,当她将纱帘全部系好,看着横拉在房间里的白条时,面色微变,似是明白了风小雅的意图。再回头,只见风小雅眉睫深黑,面色素白,像刷了一层釉的瓷器,看上去无情无绪。

    “现在,你可以跳了。”他如是道。

    小玉儿咬着下唇,没再说什么,足尖轻点,飞身上布,无乐自舞。

    跟在风小雅身后如影子般沉默的孟不离和焦不弃至此,也终于明白了主人的意图,双双异样地对视了一眼。

    风小雅拿下插着姜花的花瓶,手指轻弹,一片叶子飞了出去——

    击中小玉儿的右膝,她的舞姿微微一斜。

    紧跟着,第二片叶子飞到,击中她的左肩,她身子后仰。第三片、第四片……一片片地打在小玉儿身上,却没有干扰她的舞步,反而令这无声的一曲舞蹈显得更加完美。

    如此一直到小玉儿跳完,屈膝于纱,俯身叩拜。发髻微乱,大汗淋漓。

    风小雅淡淡道:“十七处。”

    小玉儿抬头望着他,双目有些发红。

    “是你跳错的地方。也是我纠正你的地方。”风小雅抚摸着瓶中剩余的白色花朵,“是什么让你觉得,你可以取代秋姜来到我身边?”

    此言一出,小玉儿的表情顿时变了。如果说,她原本看起来像个甜软多汁的水蜜桃,此刻,就已干瘪成了桃干。一双大眼睛里,也充满了羞恼与愤恨。

    ***

    宴客厅中,天衣甲受到了极大的追捧。毕竟,衣服谁都能穿。但直到所有人都猜完,还是没有结束,说明没有人猜中价格。

    秋姜当机立断,对云闪闪道:“把信买下来!”

    云闪闪颤声道:“可是……我没钱……”还倒欠了很多钱呢。

    “我有。你尽管出价。”秋姜道。

    颐非好奇地看着秋姜:“你真有钱?”那一路上还吃他的用他的……

    “我知道如意门的金库在哪里。”

    光这一句话,云闪闪看她的眼神瞬间就不一样了,当即拍案兴奋地喊道:“五千金,买信!”

    颐非一口气呛在胸口咳嗽了起来,叹道:“二公子,真是不是自己的钱不心疼啊。”

    “你不懂!这种竞价,一定要一出手就震慑住他们。”

    颐非看向秋姜,秋姜却对此不以为意,完全不心疼的模样。

    我大概是这一年太穷了,才会对钱财开始斤斤计较。想当年,程三皇子也是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人啊……他深刻地检讨反省了一下。

    果然,被云闪闪这么一喊,众人全都陷入了寂静。一时间,无人敢跟。

    云闪闪大咧咧道:“各位,给个面子,小爷对此宝衣势在必得。”

    葛先生忍不住道:“二公子,若出了价但最后没履诺,你可知是什么后果?”

    “岂有此理,小爷是赖账的人吗?”云闪闪虽是这么说,却有些心虚地看了秋姜一眼,见秋姜面色镇定,勇气顿生,当即挺了挺胸,“少废话,若无人跟,这信就是我的了。”

    “是。”艾小小正要将信送上,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慢。五千零一金。”

    众人一看,原来是马覆。

    有意思!风小雅走了,马覆却跟云闪闪对上了!同为女王候选者,果然彼此不对付啊。

    云闪闪瞪大了眼睛,怒视着马覆道:“你非要跟我抢?”

    马覆望着他轻轻一笑:“你我本就是竞争关系,也不差这一件宝衣。”

    云闪闪大怒,当即喊道:“一万金!”

    众人哗然。

    马覆道:“一万零一金。”

    云闪闪冷笑:“有本事你翻倍呀,学什么风小雅?”

    马覆不以为然道:“有本事你也学他退让,君子有成人之美。”

    “呸!我出、我出……十万金!”

    此言一出,满室俱静。

    十万两金子,要是堆在一起,都差不多可以把这个宴厅填满了。

    马覆的表情也变得很是不好看。

    云闪闪挑眉道:“你跟啊,继续跟啊!”

    马覆悠悠道:“十万金……整个云家,都没有十万金吧?”

    云闪闪僵了一下,强撑道:“我家有没有,关你什么事?”

    “云笛一年俸禄四千二百石,就算十年不吃不喝加起来也不过黄金五万。请问,这多出来的五万,是哪里来的?”

    云闪闪一听,这是含沙射影地说他哥贪污受贿啊,当即怒道:“我家自有别的营生!你管我哪里来的?”

    马覆微微一笑,不说话了。

    但云闪闪越想越不对劲,这要真被他回头去女王面前告一状,哥哥恐怕会头疼。当即扭头对秋姜道:“小爷为了你而惹此是非,若因此牵连我哥……”

    秋姜淡淡道:“将死之人的话,听听就好。”

    云闪闪一想,对啊,他急什么?这两人的目的本就是要活抓马覆和周笑莲,到时候马覆都落到他哥手里了,还怎么去女王面前告状?

    云闪闪瞬间放松,不再理会马覆,笑眯眯地对艾小小道:“他不跟了,信给我。”

    艾小小使了个眼色,一旁的婢女捧着趣÷阁墨上前道:“请云二公子画押。”

    云闪闪便大咧咧地在十万金的欠条上写了名字,艾小小这才将信交到他手中。

    秋姜透过云闪闪的肩膀看向信笺,里面写着:“去年七月螽斯山山洪暴发,山下房屋倒塌无数。胡家赈灾救人时于地下挖出此物。原价为零。”

    秋姜的手在袖中慢慢地拽紧。

    如意门的大本营,就在螽斯山,取其继继绳绳的好彩头。如意夫人说过那是程国境内难得的风水宝地,百年来从无地震飓风侵扰,怎么会山洪暴发?!

    还有红玉之前说夫人在闭关,已经闭了好几年,那她有没有平安转移?她这么多年没有露面,贴身宝甲又流落在外,是不是说明……她死了?

    不!不可能!

    秋姜心头惊悸,如雷电乱劈,只觉自己睡了一觉,醒来后一切都改变了。

    她咬了咬牙,突然扭身离开。

    而这时婢女捧来了天衣甲,云闪闪正拿在手里爱不释手地把玩,颐非忽摸了摸鼻子道:“我想到一个问题。”

    云闪闪随口道:“什么问题?”

    “任谁买到此信都会打开宣读,自知此物出处。那么,我们真有必要花十万金买这玩意吗?”

    云闪闪顿时愣住了。

    ***

    小玉儿突然出手,指甲处弹出像猫一样尖锐的利爪,直朝风小雅抓了过去。

    “嘭”地一声,青色伞面撑开,利爪落在上面,不但没破,反而滑了开去。

    小玉儿顺势扭身钻进伞中,抓向风小雅面门。

    青伞瞬间合起,风小雅用伞柄挡了一挡,与此同时,孟不离和焦不弃双双扑至。

    小玉儿身形娇小,闪避极快,踩着焦不弃的脑袋,借力再次扑向风小雅。风小雅却将伞送入她怀中。

    小玉儿下意识接住,原本合起的伞面再次嘭地展开,将她整个人都振飞出去。

    小玉儿一个跟斗落到房顶的横梁上,撞破那块装有水晶机关的木板,飞上了三楼。

    “追!”风小雅命令。

    孟不离和焦不弃立马跟着飞了上去。

    然而房间里已无小玉儿的痕迹。

    身侧风动,却是风小雅亲自上来了,他的目光在房间里迅速扫了一圈,撞向某侧船壁。船壁在碰触到他身体的一瞬自动划开,露出隔壁的房间来,竟是一道暗门。

    门内无窗无灯,漆黑一片。

    却有一丝似有若无的气息。

    风小雅忽然出声:“是你吗?秋姜。”

    跟在他身后的孟不离和焦不弃顿时戒备。

    黑暗中无人应答。

    风小雅却盯着某一处,慢慢地走了过去:“你恢复记忆了,是么?”

    那气息微重了起来,这下,孟不离和焦不弃也听到了。

    “你恢复了记忆,所以没去芦湾,而是上了玖仙号。你想做什么?”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挣扎,然后脱离了禁锢,嘤咛一声冲了出来,扑向风小雅。风小雅一把将对方扣住,手腕入手,却是超乎想象地小。孟不离立刻吹亮火折,风小雅借光一看,自己抓住的,正是小玉儿。

    小玉儿面目狰狞,张嘴就咬。风小雅不得不一掌将她推开。小玉儿的身形再次遁入黑暗。

    孟不离走上前,用火折的弱光扫视,刚照到一个木桶,火光突灭,黑暗中,一人出手如电,将他放倒。

    孟不离一个翻滚,滚回到风小雅脚边。

    风小雅盯着该处,忽然摘下了手上的佛珠,捏在第三颗上:“出来。不然,我会捏碎此物。”

    佛珠共有十八颗,每颗都有不同的作用。第三颗里的,正是南柯一梦。

    这本是秋姜之物,如今却被反过来对付她。秋姜果然受激,第一万次后悔为什么之前没趁风小雅病发时拿回该物,只好硬着头皮慢慢地从黑暗中走出来。

    只不过,她是提拎着小玉儿一起出来的——就像老鹰提拎着小鸡那样。

    小玉儿面容扭曲四肢僵硬,既发不出声音也动不了,只能用仇视的目光瞪着秋姜。秋姜索性一记手刀切在她后颈处,小玉儿顿时晕了过去。

    秋姜把她扔破布般地扔在地上,然后直视着风小雅,伸出手:“还我。”

    风小雅打量着她,看着这个面目全非的中年妇人,眼瞳如霜,隐透着一种说不出的绝望:“你……果然恢复了记忆。”

    ***

    宴厅内,在云闪闪的极度傻眼中,下一环节开始了。

    “下面是客人们自己带来的货物进行交易,就不猜了,价高者得。”艾小小说着,让婢女们捧出了第一件货物,赫然就是薄幸剑。

    然而,大概是二尺二的尺寸过于苛刻,众人显得对此兴趣不大。

    云闪闪一开始急得不行,后来一想,反正船都是要沉的,到时候欠条自然也就没了,便镇定了下来。

    颐非观察着众人的反应,心中沉吟:秋姜想以此物钓出潜伏在胡九仙身边的如意门弟子,现在看来效果不会太好,谁能想到胡九仙自己拿出来的三样宝物中,就有两样跟如意门有关呢?

    想到这里,他侧头看了看身旁空着的位置,秋姜还没回来,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这时,有个姓郭的富豪用一百金买下了薄幸剑,结果已出,颐非便对云闪闪耳语道:“记得把剑拿回来。”然后便离开了。

    ***

    三楼胡倩娘房间的暗室内,秋姜听了风小雅的话后,忽笑了笑。

    “是啊。多谢你当年手下留情,活命之恩,无以为报,便让你死得痛快些吧。”

    焦不弃愤怒地喊了起来:“秋姜,你还有没有良心?公子为了你付出了那么多,连宰相大人都……”

    秋姜冷冷地打断他:“杀父之仇都能原谅,你觉得是痴情?不好意思,我觉得是废物。”

    焦不弃和孟不离都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万万没想到,当事人竟如此不领情。

    秋姜睨着面无血色的风小雅,接下去的话便说得更加肆无忌惮:“风小雅,你给我听好了。这个世界上,我最瞧不起的人,就是你。我要是你,要不就拔剑为夫报仇,要不就跳下海去死个干净,省得再苟延残喘浪费粮食。”

    风小雅的身体颤抖了起来。孟不离连忙担忧地上前扶住他:“公子!你别听这妖女胡说八道!”

    孟不离更加干脆,拔剑刺向秋姜。

    秋姜一边闪避一边冷笑道:“还有你,孟不离,不能说话憋死你了吧?”

    孟不离一僵。他本是如意门弟子,风乐天在追查江江的下落时,故意声称要给体弱多病的儿子买护卫,请人牵线找上如意门。风乐天提的要求是话少武功好。可孟不离生性活泼,极爱说话,于是如意门便给他灌了服毒药,毁了他的声带。自那后,他发音艰难,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你所效忠的人,毁了你的嗓子,奴役你为仆。你没有自由,没有自我,活得根本算不得人。你养什么猫,你该养狗啊!给根骨头就摇尾乞怜的狗!”

    孟不离暴怒一声,出剑更厉。

    秋姜却闪避得越发轻松:“把你们养大的,是如意门;教你们本事的,是如意门;放你们生路的,是如意门。你们两个恩将仇报,竟帮着一个残废对付我,狗还记得原主人呢,你们两个,连狗都不如!”

    孟不离越发焦躁,破绽渐多。焦不弃在一旁忙喊道:“不要听她的!她想让你心乱!”

    秋姜的目光顿时扫向了他:“孟不离是个天阉,这辈子是没戏了,焦不弃你却不是,难道不想着娶妻生子?杀了风小雅,你就自由了!”

    “少废话!”焦不弃放开风小雅,拔剑加入战斗。

    秋姜以一敌二,却半点不弱,还有空扭头对风小雅道:“你怎么不动手?哦,你不敢。你既不敢自杀,也不敢杀我,果然是废物呢……”

    风小雅颤抖得越发厉害,看着她,看定她,犹如望着深渊一般,近不得,退不得,回应不得,不回应也不得……

    “呲——”地一声,焦不弃的剑划破了秋姜的衣袖。若非她躲得快,这一剑已将她的手砍了下来。

    秋姜皱了皱眉,忽然看向某处道:“你还不出来帮我?”

    黑暗中,有人幽幽叹了口气:“如此场面,在旁看着,是好戏;加入了,可就不是好戏了。”

    “我死了,你就没戏看了!”

    “也对。”话音刚落,颐非突然出现在了风小雅身后,一把扣住他的咽喉。

    孟不离和焦不弃大惊,双双停了下来。

    颐非劫持着风小雅,笑眯眯道:“风水轮回转啊鹤公,上次我劫持秋姜,你来救。这次,我劫持你,救秋姜。”

    风小雅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来时,之前的悸颤、慌乱、痛苦等情绪全部消失,像被雪覆盖的大地,只剩下一片冷然的白。

    颐非突然预感到某种不详,像机警的猎物般后退,但已来不及,一条细丝不知何时绕上了他的脖子,一动,就拉出了血痕。

    “别动!”秋姜连忙提醒。

    风小雅却没有趁机追击,而是手一抖,将细丝收回了佛珠里。

    颐非心有余悸地抹上脖子上的血痕,差一点,他的脑袋刚才就掉了。

    风小雅拿着佛珠,走向秋姜。

    秋姜却后退。

    “不是要我还你么?”风小雅淡淡道,“伸手。”

    颐非这才知道这个古怪玩意是秋姜的,不禁苦笑道:“小姑奶奶,下次杀手锏落人家手上时,记得提醒一声啊。”

    秋姜没理会他的话,直勾勾地盯着风小雅,他前进一步,她就后退一步,从内心深处涌起恐惧。

    风小雅的武功比她高许多。一直以来,她所倚仗的不过是此人把她认作江江,对她怀有深情。可一旦这份情谊没有了,与这样的人对上,她毫无胜算。

    风小雅见秋姜不敢接,唇边露出一丝轻蔑冷笑,随手将佛珠戴回到手腕上。

    “我不杀你,并不是因为对你余情未了。”他轻轻地、却异常清晰地说道,“就像这串佛珠一样,留着,是因为有用,而不是喜欢。”

    颐非有点想笑,但看了眼秋姜凝重的表情,只好忍住了。

    “同理,你活着,比死了有用。我父确实是你杀的,但我的仇敌,不是你,或者说,不止是你。”风小雅的脸在阴暗的光影中异常的白,双瞳则浓黑如墨,黑白二色出现在那样一张琼林玉质的脸上,更显惊心动魄,“你问我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还活着,我的答案就是——如意门不倒,我绝不死。”

    秋姜一动不动,似是被震到了,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气氛死一般沉寂。

    颐非看看她又看看他,忽然拍起手来:“说得好!如此看来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自己人自己人……”

    说着上前,哥俩好地想要打圆场,结果船身突然一个巨震,隔壁房间里的所有能动物件全都不受控制地横飞出去。

    秋姜使了一个千斤坠钉在地板上,却听颐非说:“动手!”

    秋姜一愣,万万没想到颐非这就开始。

    颐非扑向风小雅,风小雅立刻闪避,但又是一个巨震,船身反了个方向倾斜。颐非趁机一把擒住他。

    然而手臂入手,却像烧红的烙铁一般灼热,烫得颐非立刻松了手。

    孟不离和焦不弃双双上前,挡住颐非的攻击道:“公子快走!”

    颐非看向一旁一动不动的秋姜,又说了一遍:“动手!”

    秋姜一震,终于清醒过来,飞身上前拦住风小雅。

    屋内又是一阵叮铃哐啷乱飞乱跳。

    四下飞腾的物件里,两人目光相对,秋姜忽觉风小雅的脸模糊了,变成了另一张脸——圆圆的、弥勒佛般慈祥的、风乐天的脸。

    她心一抖,出手便慢了一拍。

    风小雅撞破墙壁飞了出去。

    秋姜连忙跟着跳下去。

    ***

    狂风呼啸,船身跌宕,秋姜冲出三楼船舱,飞落直接跳到一层甲板上。

    只见一楼甲板被炸得四分五裂,蓄满清水的池塘不见了,露出个巨大的黑洞,还在着火冒烟。船工们手忙脚乱地奔走其中,扑火救人。

    一时间人头攒动,竟看不出风小雅去了哪里。

    船尾又是一记爆炸,船身再次震动,船帆上的一根横木突然断裂,掉下来打中了站在船头控制招叶的扳招手,该船工连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飞了出去。

    眼看那人就要栽进海里,一道黑影闪过,却是躲在暗处的风小雅飞过去拉住了船工。他的另一只手抓在船舷上,栏杆承受不了重量,瞬间折断。

    这时秋姜赶到,眼睁睁地看着风小雅和船工一起掉下去,电光石火间,风小雅手不卸力,直接将船工抛回甲板,自己则摔进水中,就像一滴水,没有激起浪花就被大海瞬间吞没了。

    风小雅会水吗?!

    船夫趴在甲板上,劫后余生地失声痛哭。

    哭声萦绕在秋姜耳旁,她只觉耳朵里又是一阵嗡鸣。

    “江江——”

    我不是江江!

    “你是个好孩子……”

    不!我不是!

    心中一个声音无声地呐喊着。秋姜的眼瞳由浅转浓,身体先意识一步做出反应,一把抄起旁边的绳子缠在桅杆和自己腰间,纵身跳了下去!

    冰冷的海水瞬间从口鼻间涌了进来,秋姜屏住呼吸,睁大眼睛寻找。巨大的漩涡一个接一个往身上撞,压得每根骨头都生疼。

    在哪里?

    去哪里了?!

    心急如焚之际,终于看见十余丈外有个黑影在往下沉。

    风小雅果然不会游泳!

    秋姜双腿一蹬,朝他游过去,眼看就要能追上,绳索一僵,却是长度到了极限。秋姜咬牙,索性解开绳索,继续游过去。

    绳索悠悠荡荡,像是某个即将露出水面的真相,慢慢地浮上去了。

    而秋姜也终于抓住了风小雅。风小雅本是闭着眼睛的,至此才睁开来。

    水纹让一切扭曲,扭曲的画面里,风小雅竟似在笑。

    秋姜心中涌起一股难言的挫败感,但此时想不了太多,只能抓着他拼命往上游。

    然而,气息却是不够了。

    下沉太深,又负荷了一个男人的重量,秋姜只觉胸口快要爆炸,一口气终于没憋住,喷了出去。

    她连忙捂住口鼻,狠狠咬牙,咬到了满口血腥,痛觉一下子令她清醒起来。

    她可不是谢长晏,跳水救人做事不顾后果!对于如意门长大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

    她要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正在危急时刻,风小雅伸手将一样东西递给了她——她的佛珠。

    秋姜立刻捏动其中一颗珠子,飞弹出那根镔丝来。

    镔丝疾飞出去,却没钩中什么,荡了回来。秋姜咬牙再次弹出去,来点什么!来点什么!!

    也许是强大的求生欲带来了幸运,她依稀感觉镔丝那头缠住了什么,当即借力抓着风小雅游过去。

    脑袋终于浮出水面,秋姜拼命呼吸。

    就在那时,她看见自己钩中的东西,是一截掉落的船舷栏杆,足有一人多长。

    木制的栏杆飘在水上,刚才害风小雅落水,这一刻,却救了他们。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好心有好报?

    秋姜把风小雅平放在栏杆上,抽空喘了口气。

    视线中没有大船的影子,也不知是他们飘离的太远,还是船已沉了。他们尚未脱离危险,可趴在栏杆上的风小雅,却仍在笑。

    秋姜抹了把脸上的水,“你笑什么?”

    风小雅收了笑,极为专注地盯着她,问:“为什么救我?”

    “你还有用,而且我不想被燕王追杀。”

    风小雅便又笑了。

    秋姜听着他的笑,觉得恼火得不行。偏偏这时,风小雅又问:“我父……真是你杀的?”

    “说了一万遍了,是的,是的,是的!”

    “骗子。”

    轻轻两字,却让她的心咯噔一跳。

    “我找仵作解剖了我父的尸体,父亲五脏衰竭,肺部长满恶瘤,就算没被割头,也活不过一个月。”风小雅凝视着上半身趴在栏杆上的秋姜,伸出手将湿漉漉的头发从她脸上拨开,动作又轻又柔,“你和我父,是不是达成了什么交易?”

    脸庞完全暴露在对方面前的秋姜再也遮不住表情,海水太冷,冻得她的嘴唇都在抖,而比身体抖得更厉害的,是她的心。

    就在这时,一条小船出现在视线中,紧跟着,一根绳索飞过来,卷在了秋姜腰间。

    风小雅惊呼道:“放开她!”

    秋姜只觉身子一轻,再一沉,被扔在了小船的甲板上。

    小船上,颐非将绳索慢慢地缠回手间,对着风小雅冷冷一笑:“她没事,有事的好像是你啊,鹤公。”

    秋姜稳住心神,定睛一看,小船船尾绑着二人,正是周笑莲和马覆,两人全都闭着眼睛昏死过去,云闪闪正看着他们。

    也不知颐非是怎么做到的,竟没知会她一声,就真的活擒二人炸了船。

    想到这里,她心中又一沉——剩下的,就只有风小雅了……

    颐非慢悠悠地从袖子里取出一样东西,秋姜一看,那不是公输蛙的“袖里乾坤”吗?

    “求鲁馆的火药真的很好用,那么大的船说没就没。现在,就让我再试一试这把弩,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神乎其神。”颐非微笑着,将袖里乾坤对准了风小雅。

    秋姜下意识地跳起按住他的手,颐非扭头,目光至冷,她突然清醒过来,连忙松手。

    颐非嗤笑了一声:“一日夫妻百日恩,女人心思多变,我能理解。”

    秋姜抿了抿唇道:“他可以死,但不能死在你手上。”

    “哦?为什么?”

    “你是要当程王的人,如果风小雅死于你手,燕王不会善罢甘休。”

    “这个理由找的不错。”颐非笑眯眯地贴近她的脸,亲昵轻佻地说,“可惜……我并不想当程王呀。”

    秋姜面色微变。

    颐非再次将袖里乾坤对准风小雅,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按键。这一瞬间极短,但看在秋姜眼中却极长,长得足够将很多事情都想起——

    “我一直想见你。”

    “我想救你。”

    “姜花开时,如你所愿。”

    “我只后悔一件事……十年前的十二月十一日,没能干干脆脆地走。”

    “活下去,我试试。”

    一幕幕,都是他说这些话的样子。

    秋姜绝望地闭了闭眼睛,再次出手,而这一次,她从颐非手上夺走了袖里乾坤,然后将黑漆漆的箭孔对准了颐非。

    颐非挑眉道:“你果然临阵倒戈。”

    秋姜脸色素白,并不说话。

    “说什么程国的事程国人自己解决。说什么要回如意门当如意夫人。这就是你所谓的合作?”颐非朝她走了一步,索性将衣襟一扯,露出赤裸的胸膛,“来啊!动手!往这射!”

    秋姜依旧不说话,也不动。

    颐非再次冷笑:“原来你既不舍得杀他,也不舍得杀我呀。”

    秋姜沉声道:“不要逼我。”

    颐非则用比她更低沉的声音道:“我就逼你!要不他,要不我。今天,只能活一个!”

    秋姜只觉原本就咬破了的口腔再次溢出血来,腥甜的气息令得她烦躁难安,偏偏颐非又朝她走过来,随之同来的是巨大的威压。

    杀风小雅,还是杀他?

    颐非自然比风小雅有用的多。只有颐非才能帮她顺利回程,夺回如意门的权杖,成为如意夫人。他如果死了,一切就要重头开始,会更加艰难。

    而且杀了他,就得杀云闪闪灭口,否则云笛追究起来,后患无穷。还有周笑莲和马覆,怎么处理?她现在孤身一人,没有帮手怎么成事?

    不!不行!不能杀颐非!

    秋姜脑中波涛起伏,剧烈碰撞,但手指却坚定地按了下去——她的洞口,对准的是颐非。

    “咔擦”一声。

    机关扳动了,但箭,并没有飞出来。

    秋姜连忙再次按动按键,咔咔咔,只有声音,没有箭。

    她顿时明白,自己上当了。

    立在前方的颐非脸上有一种很古怪的表情,竟不知是解脱,还是失落,但他很快轻笑了一声,手中绳索飞出去,这一次,卷住风小雅的腰,将他拉回了船上。

    风小雅定定地看着秋姜,神色却是难得一见的激动。

    颐非亲自扶着他站稳:“恭喜啊,鹤公。她选了救你。”

    秋姜的手一松,袖里乾坤啪嗒落地,她的心,也似跟着落到了地上,变得说不出的疲惫:“这是对我的,又一次考验么?”

    她早该知道,颐非和风小雅才是一伙的。

    风小雅不停地试探她,颐非也不停地试探她,然后这一次,他们两个联起手来试探她。

    逼得她,终于露出了原型。

    海面上的太阳很晒,她只觉热得不行,衣服已经蒸干了,热汗源源不断地涌出来,顺着头发往下淌,像是谁在替她哭一般。

    然而秋姜眼中一滴眼泪都没有,有的只是愤怒。

    眼看着一点点重新变得冷静冷酷的秋姜,颐非心头一阵乱跳,忙道:“你别胡思乱想,我这一次,可是真的为你好。”

    秋姜用一种平静的、陌生的眼神看着他。

    颐非苦笑起来:“算了,还是让鹤公来说吧。”说罢,他转身叫上云闪闪,把周笑莲和马覆抬进了船舱。

    船舱很小,塞了四个人后就没剩下多少空地。

    云闪闪嘀咕道:“我哥怎么还不来啊?”

    “不是说好了看见黑焰就赶紧赶来的么?”

    “这小船上的食物我看了,只够我们几个吃三天的。大海这么大,可别彼此错过了……”

    他说了半天,发现无人应答,不禁回头看向颐非:“喂,问你话呢!”

    颐非盘膝坐在角落里,背对着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云闪闪凑过去问道:“你怎么了?”

    颐非的目光闪了闪,揉了揉自己的脸道:“没什么。”

    云闪闪却轻笑起来,朝他眨了眨眼:“我知道,你心里失望对吧?人家为了救前夫,可是选择杀你哦。”

    颐非惊讶地看着云闪闪。

    云闪闪觉得自己猜中了,当即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正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她救风小雅不是正常的嘛!你也别难过,女人世上多得很,只要你跟着我和我哥,事成之后,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云闪闪目前还不知颐非的真实身份,还当他是丁三三,只不过是被他哥收买了,替他家做事,因此如此安慰。

    颐非看着这张一无所知的脸,轻叹了口气:“真是个有福气的人啊。”

    “你说我吗?那是当然,小爷的福气自然是一等一的好!”

    颐非笑了笑,起身走到帘前,将帘子掀开一条缝,看向外面——

    秋姜跟风小雅面对面站着,谁也没有说话。

    这两人,一个是海底针,把自己的心思藏得极深,不允许他人窥探;一个是痴情种,百虐不悔,坚信对方是有苦衷的,非要大海捞针。

    神仙打架,却把他搅合其中,逃不开,脱不得,受了牵连。

    再看袖里乾坤,不知何时滚到了角落里,黑漆漆的洞口,却不偏不倚地对准了舱帘方向,对准了站在这里的他。

    似有一道无形之箭飞射出来,刺入他心。

    颐非的手抖了一下,然后慢慢抬起,捂住了心口。在有选择的时候,除了娘和松竹山水琴酒,没有人会选他的。

    这个道理他早已明白,不是么?

    期待太多的人,得到的,就往往是失望。

    因利益而生的纠葛,怎么比得上真情实意?

    颐非松开手,帘子再次落下,他走回到角落里重新坐下,不再看,也不再听。

    ***

    小船漂浮在水面上。

    ——像极了她跟风小雅初见时做得第一道菜“一苇渡江”。

    宿命走了一圈,重新回到,秋姜忍不住想,这可真是因果轮回。

    眼看风小雅抬脚,要朝她走过来,她下意识喝止道:“站住!”

    风小雅笑了,脚步却真的停下了。

    秋姜捏着手指,好半天才一根根地松开,叹了口气道:“我救你,不是你所想的那个原因。”

    “你知我如何想?”

    “你必定觉得,我……对你有情,所以不忍你死。但不是!”

    风小雅只是看着她,脸上的浅笑在阳光的招摇下,晃得有些刺眼。

    “我不杀贱民。而且,你活着,比死了有用……还有……”

    她没能说完,因为风小雅已走过来,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在一片擂鼓般的心跳声中,风小雅低声道:“还有,你要当如意夫人……我明白。”

    鼻息间闻到了熟悉的香味,那是姜花的味道,秋姜原本要挣扎的手,便一下子失去了力气,垂落在身侧,无法迎合,却也无法拒绝。

    真是……孽缘啊……

    “我父是不是告诉你,拿着他的人头回程,如意夫人就会把位置传给你?”

    秋姜一抖,抬眼震惊地看向他。

    “我父是不是跟你说,他已经一败涂地,但是……”风小雅在近在咫尺的距离里凝视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了后半句道,“你,却有机会。”

    轰隆隆——

    耳朵里再次响起轰鸣声,眼前的脸模糊了,变成了风乐天,记忆也仿佛回到了大年三十那天——

    那一天,风乐天对她说:“你是个好孩子……我已经一败涂地,但是你们,还有机会。”

    她将那番话深埋于心,根本不敢回味,偶尔想起,也只当是梦境一场。但实际上,那不是梦。

    “如意门已成立一百二十年。正如你所言,组织庞大,人手纷杂,跟各国朝堂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即使是如意七宝,彼此之间互相竞争互相监视又互相合作,想要分而破之,事倍功半,几不可能。但如果从内部解决,则不同。”风乐天说这话时,笑得两眼弯弯,每条纹路里都藏着洞悉与理解,还有难言的悲伤,“你一旦成为下一任如意夫人,如意门的一切就是你说了算。这条路满是荆棘,但你已走了九十九步,就差最后一步。”

    现任的如意夫人已经老了。

    这些年,秋姜杀光了所有的竞争对手,并让如意夫人走火入魔,不得不经常闭关休养。

    她是公认的下一任如意夫人。

    只要完成风小雅的任务再回去,如意夫人就不得不把门主之位传给她。

    可风小雅的任务无法完成,那么能够累积功劳的,便只有风乐天的死了。

    “我行将朽木,活不久啦。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用这把老骨头,送你一程。”风乐天伸出手,将她的手包拢住,温热的体温似能将一切融化。

    我是……无心之人啊……

    秋姜提醒自己,可是这一次,这句十年来都百试百灵的咒语,失了效。

    她的眼中升起一片雾气。

    “人口略卖,皆为利益。只要有人买,就一定会有人卖。灭了一个如意门,还会有下一个如意门。我所做这一切……”她声抖、人抖、心也在抖,“也许毫无意义。可是、可是、可是……”

    可是,不试试,她不甘心。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总有人在痛苦中挣扎,不甘心就此沉下去,想要做点什么,改变世界。

    更何况,这是……她的原罪。

    ***

    耳朵里的轰鸣声渐渐远去,秋姜抬起头,眼神重新转为坚定:“你既已知道,为何不早点唤醒我?”

    她终于承认了。

    四年前的大年初一,她先借风小雅之手除去二儿、五儿和六儿,然后有人会黄雀在后出现,将她和风乐天的人头带走,帮她回如意门向夫人邀功。

    可是,那个事先说好的人没有出现。

    而她,却被风小雅使了“化蛹术”,再醒来后,莫名失了忆。

    这其中到底是何缘故,她这么急着回如意门,除了寻找如意夫人外,更是为了调查此事。莫非,此事也跟风小雅有关?

    风小雅闻言,却摇了摇头:“我是直到刚才,才能确认这一点的。”

    直到她不惜一切地跳下海来救他,他才能确认她是真的有苦衷。因为,七儿既是如意门最出色的细作,谁能保证她跟风乐天的对话不是假的呢?没准是借机哄骗风乐天自愿献出人头。

    这其中的真真假假,除了生死之际,实在无法分辨。

    秋姜也自知这一点,便提了另一个问题:“那么,我为什么会失忆?”

    风小雅沉默了一会儿才答道:“我不知道。我……赶在最后一刻钟,才做出救你的决定。”

    在那之前,他犹豫挣扎了整整二十四个时辰。

    那时候仵作正在检查风乐天的遗体,另有收敛师等在一旁要把人头缝回去安葬。他坐在父亲和秋姜中间,希望眼前的一切都是梦境。

    只要醒来,就会发现是假的。父亲还好好地活着喝酒吃肉,秋姜还在堂屋里种着姜花。那时候一切都看起来还有希望。

    但最终,海誓山盟变成了笑话。

    口口声声说要他活下去,要自己跟她厮守一生的女人,割下了父亲的头颅,并且毫不留情地扔到他面前。

    风小雅满脑子想得都是一件事:为什么要活下来?

    为什么十年前不死?

    为什么要忍受这么多年的煎熬,一次次地重复失望、痛苦和打击?

    命运在苍穹上对他始终充满戏弄地凝视着,仿佛在问他:活着,有意思么?

    风小雅在那一刻,决定放弃。他叫来孟不离和焦不弃,把卖身契还给了他们:“你们自由了。想去哪便去哪罢。”

    孟不离和焦不弃顿时惶恐起来:“公子?你这是要?”

    他垂眼看着秋姜的睡容,淡淡道:“我不准备唤醒她了。等父亲的尸首收敛好,你们把我们三个葬在一起吧。”

    也算团聚。

    “公子!万万不可!!”他们惊慌地想要阻止他,他却心意已决,任凭二人哭泣哀求,都一字不言,一动不动。

    直到仵作检查完毕,洗净手走到他面前,沉声道:“鹤公,在下发现令尊的肺部长满肿瘤。”

    他在呆滞中,好半天都没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反是焦不弃先反应过来,狂奔到他身边,按住了他的双腿道:“公子!可能另有隐情!”

    有时候,人在绝望的时候,给一点火星大的希望,就会改变一切。

    焦不弃的这句猜测在当时,救了风小雅,也救了秋姜。

    既然最坏的结局都已发生,那么,为何不再等等?

    风小雅看着落在膝上的焦不弃粗糙的双手,忽然想,死其实多容易,可要活,何等艰难。这二人都是从如意门的地狱中逃脱,活到现在,等到了自由,难道他就懦弱得只能往死中求解脱么?

    就算要死,也要先解脱,再死。

    风小雅立刻命令召集所有仆人,询问他们父亲生前都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有何异样。然后,一点点细节,一句句话语,汇聚一处,形成了一张通向真相的蛛网。

    父亲,最多只有一个月寿命。

    他生前,跟秋姜独处过好几次。

    他总跟秋姜一起喝酒,相谈甚欢的模样。

    他写给秋姜的春联“春露不染色,秋霜不改条”,似乎另具深意。

    如意门损失了三个精英弟子,还有一个被他扣下了……

    风小雅亲自审讯那个名叫刀刀的少年,发现他对外界的一切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他出生在如意门,从会拿筷子起就开始拿刀,因在刀法颇具天赋,十岁便杀了第一个人。只服比他武功高的人,其他一概不理会。如意夫人反而极爱他这样的性子,提拔到身畔伺候。

    据刀刀说,如意夫人年纪大了,逐渐不爱动弹,以往还会亲自外出巡视各国据点,这几年都是七宝们回来向她禀报。

    她疑心极重,谁都怀疑,尤其是七儿。

    因为有传闻说如意门这些年陆续折损的女弟子,都是七儿下得手。

    夫人一边欣赏她,一边忌惮她,一边防着她。所以七主外出办事,暗中都有三个人监视。三人之间彼此不认识,不允许互通讯息,每个月都要写信回禀。

    风小雅问他是否知道都有谁在监视秋姜,刀刀说只知道其中一个是四儿,因为做饭很好吃。

    风小雅再问他:“你觉得七儿会是下一任的如意夫人吗?”

    刀刀回答:“会吧,从目先生最喜欢她。”

    “从目先生?”

    “品先生。”

    风小雅自是知道如意门有个叫做品先生的头目,跟如意七宝不同,他是负责略人的,是所有人贩子的老大。

    江江当初就是落到他手里,通过考验,被送进了如意门。

    只是,他第一次听说品先生还有个称呼——从目先生。似乎在门中颇有话语权,能干涉如意夫人的很多决定。再想细问,刀刀却是答不上来了。

    他甚至描述不清二人的长相,只道:“如意夫人是个很好看的女人,但头发是假的,眉毛是假的,牙齿是假的,笑起来脸是僵的,感觉哪都是假的。从目先生是个很高很好看的男人,跟你差不多好看,但他老了,你还年轻。”

    风小雅最后问他:“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刀刀沉默许久,才道:“我想要一把世界上最快的刀。七主有足镔,但差了一位锻造大师。”

    “好。我现在要把你送往监狱,罪名是杀害更夫。只要你乖乖在牢中待足十年,届时我送你一把当世最快的刀。”

    刀刀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问:“你若死了呢?”

    风小雅笑了一下,指着一旁的孟不离和焦不弃道:“那么,他们把刀带去给你。”

    刀刀就真的去坐牢了。

    燕王对此举大为赞赏,感慨万千:“这年头,世家江湖全都滥用私刑草菅人命,难为你还记得国有律法。”

    “那么陛下,何时更新大燕律法?略人之恶,父亲生前没能推行新政惩戒之,小雅愿继承家父遗志,祝君一臂之力。”风小雅说罢,俯身深深一拜。

    那一年风小雅,拖着病重之身各种奔走。

    那一年的燕王,因为谢长晏而牵引出了多年前的旧事,正式下决心要铲除如意门。

    那一年的谢长晏,决定去大海的另一端看看如意门所在的程国;

    那一年的秋姜,用内力催化后发起高烧,全身僵硬。大夫声称需去寒冷干燥之地静养,才能慢慢恢复行动力。于是被送上了云蒙山,醒来后忘记了所有的事情。

    第二年,也就是华贞六年年初,燕王终于力排万难,颁布了新令,禁止民间略卖人口。一经发现,无论是否已卖,都处以磔刑,知情收买者与同罪,不知情者黥为城旦舂,举报者赏帛三匹。十岁之下孩童,不管其父母是否自愿,皆视为略。

    新政颁发后,切肤组织人人弹冠相庆,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如意门的青花组织受到重创,决定正式开始实施燕国的奏春计划:谢长晏假死遁世的堂姐谢繁漪,带着燕王的孪生弟弟谢知微,同钰菁公主秘密相会,想用谢长晏引出燕王,趁机谋朝篡位。

    如意夫人依旧闭关不出。

    如意门内一团混乱。

    然后,品先生出现,稳住时局,并且,帮助颐殊公主谋夺程国的帝位。

    风云际会的华贞六年,也就是图璧四年,风云际会的三王齐聚芦湾,成为后来史书上最最浓墨重彩的一趣÷阁。

    而最初构设这一切的两个人,一个失忆待在山上想要恢复行走。另一个,回去的路上死了,终究没能归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创世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szww.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