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都是你

    “齐思思,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莫瑾瑜冷着声问,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

    顾望舒愈发激烈的扯着莫瑾瑜的西装和衬衫,她泪眼朦胧的看他,“我脑子里,都是你啊。”

    无形撩人,最为致命。

    莫瑾瑜头疼的按住自己的额头,艰难的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闫杰,声音沙哑非常,“把家庭医生找来,立刻,马上!”

    闫杰被莫瑾瑜的声音吓了一跳,立马去打电话,放心不下的他打算过,刚好撞到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郁城,郁城不可能放过这个八卦的机会,非要跟着去。

    莫瑾瑜和顾望舒的婚房在秀水公馆,郁城还是第一次来,一上楼就看到被齐思思纠缠的莫瑾瑜。

    只见莫瑾瑜脸上原本的冷漠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恼羞成怒和一些不知所措?

    这个认知让郁城有些想笑。

    家庭医生废了好大的劲都不能让顾望舒松手,无奈之下只能打镇定剂,一针下去顾望舒终于冷静下来,莫瑾瑜也得到了喘息。

    “她怎么回事?”莫瑾瑜冷着脸问。

    家庭医生抽了点血正在做化验,告诉莫瑾瑜这是新药,是点在熏香里面的,而且只是针对女性。

    莫瑾瑜皱眉,想起那时候房间里的小型香炉。

    “自导自演?”郁城想到了这个可能。

    “她是受害者。”莫瑾瑜干脆利落否决,想起顾望舒当时惊恐万分推开他的神情,还有决绝用刀刺自己的模样,不像是假装的。

    答案呼·之·欲·出,齐金盛有什么目的显而易见。

    心里对齐家又厌恶了几分,“去查查齐金盛和齐思思父女关系如何。”

    当父亲的这么坑害自己的女儿?真是闻所未闻。

    顾望舒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她觉得浑身都痛,尤其是大腿和脑袋。

    掀开被子一看,腿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房间不是这两天睡过的地方,她也没在意,肚子饿的咕咕叫,按奈不住的翻身下床,打算去厨房找点吃的。

    却没想到会碰到在客厅沙发闭目养神的莫瑾瑜。

    她当时虽然昏昏沉沉的,可毕竟不是失忆,也不是喝醉酒断片,很多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自然记得自己是怎么不顾一切纠缠他的。

    顾望舒觉得尴尬,并不想正面和莫瑾瑜碰上,转身就想上楼。

    可莫瑾瑜背后却好像长了眼睛。

    “站住!”冷冽的声音响起,顾望舒脚步一顿,生生停住,可也只是一瞬间的恍惚,等她反应过来,又打算开溜。

    却被莫瑾瑜三两步追上,他用力的按住顾望舒的肩膀,冷漠的问,“你想去哪?”

    “睡觉。”顾望舒回答的有点飘,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莫瑾瑜,“你怎么还在这里?”

    “这是我家。”莫瑾瑜冷淡开口,“今天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顾望舒老老实实回应,她已经足够小心去讨好齐金盛,却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他压根没打算和顾望舒迂回,“这件事你知不知情?”

    “你什么意思?”顾望舒也不笨,当场就明白莫瑾瑜的话,“你怀疑今天这件事情是我自导自演?”

    “也有可能是你们父女两个里应外合。”莫瑾瑜冷漠的看着她,清冷的眼眸里只有残忍,“毕竟你们父女两个吃相都一样难看。”

    回门的时候闹这一出,传出去齐家是不想做人了。

    莫瑾瑜心里一阵恶心,如果不是因为爷爷年轻的时候跟齐家老爷子有点战友情,莫瑾瑜是绝对不会要齐金盛这样的人当岳父。

    “这件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顾望舒据理力争,身上还穿着今天去齐家的裙子,她把裙摆往上提,露出大腿上的伤口比给莫瑾瑜看。

    “如果这事情跟我有关,我需要在自己身上扎一刀吗?”顾望舒有些生气,可语气好歹还算冷静。

    莫瑾瑜随意的瞥了一眼,她腿上这会让绑着绷带,可他却知道白色绷带底下是怎样狰狞的伤口,也知道顾望舒当时是怎样的决绝。

    心里生出的那点疑惑也消失殆尽,心中对齐金盛的厌恶却更深。

    他放开顾望舒,自顾自去酒柜找了一瓶酒打开。

    烈酒入喉,那些恼怒的情绪才稍稍被掩盖,颇为恶劣的开口,“这么下血本的苦肉计吗?”

    顾望舒无话可说,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

    一个对自己有所怀疑的人,也永远都没办法打消疑惑。

    可顾望舒却需要莫瑾瑜的帮助,只要莫瑾瑜对她态度好一点,齐金盛就会放松紧惕,她才有机会救养父出来。

    “我和父亲的关系…并不好。”顾望舒想到养父,喊齐金盛爸爸怎么都喊不出口,即便是对旁人叙述。

    “他从小就不喜欢我,因为我是个女儿……”顾望舒有些自暴自弃的开口,“你就当是我想引起你的注意演的苦肉计,不必放在心上,反正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工于心计的女人。”

    “工于心计?你可真看得起你自己。”莫瑾瑜没由来的想发笑,为的是顾望舒说的话,他知道这件事情她是无辜的,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顾望舒并没有继续和莫瑾瑜讨论这件事情,莫瑾瑜在她的纠缠之下没有趁人之危,她非常的感激,不论莫瑾瑜对她的态度如何,她都是要道谢的。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谢谢我今天配合你?”莫瑾瑜的语气有些轻佻,他晃动着玻璃杯,里头的酒随着他的动作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

    顾望舒别开眼,并不想被眼前这一幕蛊惑,她真诚开口道谢,“是谢谢你没有乘人之危。”

    没有乘人之危,是因为他不屑,并非因为别的,很显然顾望舒是误会了。

    “我对投怀送抱的女人没兴趣。”莫瑾瑜有些轻蔑的看着顾望舒,“何不顺势而为?”

    顾望舒想起齐金盛的交代和威胁,只能忍着尴尬,“我想你爱上我…然后…然后…”

    她的谎话圆不下去,莫瑾瑜也懒得追问,后面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恰好莫瑾瑜也没兴趣听。

    “想的还挺多。”

    莫瑾瑜放下酒杯优雅的上楼,留下顾望舒一个人在客厅里,她这会儿不知道是生气莫瑾瑜那轻蔑的态度,还是恶心齐金盛的所作所为。

    她就没有见过齐金盛这么恶心的人,还是在齐家,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她和莫瑾瑜生孩子?

    还用下药这样下三滥的手段。

    难道齐金盛以为她生了孩子就能更好的控制她?让她不要反抗?

    这根本就不可能,别说她和莫瑾瑜不会有孩子,就算有孩子,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医院打胎。

    她再三告诫自己,那是齐思思的丈夫,那是齐金盛的女婿,他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给爸爸讨回一个公道!

    </div>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创世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szww.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