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可能天生犯冲

    顾望舒开始思考有时间找个寺庙拜拜,驱一次邪。

    不然怎么会那么倒霉,钢琴弹得好好的被人从台上喊下来,这还不算,过分的是主办方要把她赶出去。

    顾望舒:???

    这就很离谱。

    “高经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顾望舒被整的有些莫名其妙。

    高金林神色有些复杂,“望舒啊,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什么身份?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问的顾望舒一头雾水。

    她什么身份?

    她不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吗?齐思思的身份也没有暴露……

    “你先回去,演出的报酬不会少你,这件事情有点麻烦,你就好之为之。”高金林已经仁至义尽。

    顾望舒也是流年不利。

    黄弘因为黄裴杰得罪了莫瑾瑜之后,转头就巴上傅佑承,唯他马首是瞻,这都开始当上狗腿子。高金林心里对黄弘是有些不屑的,可也不敢说什么。

    毕竟黄弘背后的人是傅佑承,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顾望舒和莫瑾瑜是什么关系,他可不清楚,都说打狗也要看主人,犯不着为不确定的事情去得罪傅佑承。

    这事在高金林看来,就是黄弘认出顾望舒,要为儿子报仇。

    顾望舒心头警铃大作,这话的意思是,以后没得合作了?这可不行,顾望舒好不容易才搭上高金林这个渠道,要是断了以后这样的机会去哪里找?

    “高经理,这件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我…我…”顾望舒也知道自己不能强人所难,实在是生活所迫。

    “唉,这样,报酬我在给你加五千,你千万别想不开。”高金林对顾望舒这个小姑娘印象很好,长的那么漂亮一张脸,还是自尊自爱,也不娇气矫情。

    “谢谢高经理,这件事跟你没关系,我哪里能要你的钱?”顾望舒摇头拒绝,有些颓丧,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莫瑾瑜还没到,他就算知道自己会弹钢琴,最多也就讽刺几句。

    把她从台上扯下来扔出会场这种事,估计是不会做的。

    高金林看着她可怜的背影,有些于心不忍,一咬牙,透露出来,“你和黄弘有没有什么过节?”

    顾望舒一脸郁闷,黄弘是谁她都不知道。

    “就是之前娱乐城开幕式上的闹事的那个的爸。”高金林看她总算反应过来,也没多说什么,顾望舒礼貌的和他道别,站在门口发呆。

    天气还是有点冷,她穿着礼服被赶出来,虽然自己的衣服都在,可也找不到地方换,只能把外套披在身上,颇有些不伦不类。

    顾望舒打开手机,上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还没来得仔细看,铃声响起,来电显示暴君,顾望舒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战战兢兢的接起电话,“喂?”

    “齐思思你在什么地方?”莫瑾瑜的声音很冷淡,听得顾望舒遍体生寒。

    “我…我在晚宴会场这里。”顾望舒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应付,什么黄弘黄裴杰,统统抛诸脑后,什么都没应付暴君来的重要!

    “你怎么会在会场的?”莫瑾瑜眼里一片冷漠,没有什么温度,手里的笔捏的死紧,在笔记本上圈圈画画,闫杰在前面开车,紧张的不行。

    “我从家里出来,看时间还来得及,我就自己来了。”顾望舒胡扯一通,企图蒙混过关。

    “刺啦——”一声,莫瑾瑜手里的笔划破纸张,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究竟有多愤怒,这个女人。

    “谎话连篇。”

    顾望舒矢口否认,语气激动的差点破音,“我没有!我才没有骗你,我怎么可能骗你?”

    “呵。”莫瑾瑜怒极反笑,吩咐闫杰开车去会场,电话里是长久的沉默,顾望舒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只觉得手指都开始僵硬。

    莫瑾瑜到底想干什么?

    “你就在那儿待着,哪里都不准去,你要是敢挪一步,我就要你狗命。”

    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忙音,顾望舒握着手机发呆,冷风一吹,把她那混沌的脑子吹得稍稍清醒了些,莫瑾瑜这么反常,该不会是她翻车了吧?

    她连忙翻开手机,果不其然上面有齐金盛的来电,她也懒得回,现在打过去不过是讨一顿骂。

    还是想想要怎么应付莫瑾瑜比较好。

    顾望舒打开百度开始搜索道歉信,怎么虔诚怎么来,怎么狗腿怎么说!

    就在她背台词的时候,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顾望舒看到影子,以为自己挡了路,往边上挪了挪,可那影子却一点没动。

    反而更靠近。

    她机警的拢了拢外套,也没回头,打算跑到会场去,哪知身后那人知道她的想法,急急忙忙的开口,“望舒?”

    顾望舒的身影顿时僵住,居然有人认识她?

    难道是以前的同学?这声音倒是有点耳熟,顾望舒努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扯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就想打招呼,在看清楚来人之后,呆若木鸡。

    怎么会是他?

    他怎么会在这里?

    “陆…铮?”

    她不敢相信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陆铮非常惊喜的看着顾望舒,激动的情绪怎么都掩藏不住,“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这些年你还好吗?”

    相较于陆铮的惊喜,顾望舒却没有多大感觉,她怔怔的,没有激动也没有欣喜,有的只是淡淡的惆怅,过得好吗?

    什么才算好?

    什么才是不好?

    “还,行吧。”

    顾望舒显然没有叙旧的打算,可陆铮却很激动,不停的说话,她看着那熟悉的模样,只觉得分外忧伤,“你为什么要回来?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陆铮满腔的热情就像是被泼了盆冷水,瞬间没了温度,他这才发现,面前的人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会因为他一句话,激动的脸红的姑娘。

    他们之间,到底还是错过了。

    可是陆铮怎么会甘心?

    “望舒,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你说,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赶紧走,不要耽误我。”顾望舒冷淡拒绝,陆铮却并不想走,顾望舒没办法只能自己避开,却被陆铮拽住手。

    “我有话对你说。”

    “我没话对你说!”莫瑾瑜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她哪有空和陆铮拉拉扯扯的?

    “放手。”顾望舒越来越着急,许是老天也跟她作对,就在这时候,莫瑾瑜出现在她面前,异常冷漠的看着她。

    “这就是你要提前来的原因?”

    顾望舒:“……”

    这到底是什么大型社死现场?

    </div>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创世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szww.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