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你能不能聪明一点

    齐思思做的蠢事顾望舒根本就顾不上,这会儿正在和私家侦探沟通。

    齐金盛一向步步为营善于筹谋,可顾清海这件事太匆忙,以至于落下许多蛛丝马迹,顾望舒找的私家侦探已经有了初步消息。

    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就能找到人。

    顾望舒道了谢,顺手发过去一个红包:【我想知道齐金盛到底用什么条件打动她的。】

    找到人只是第一步。

    得先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威逼还是利诱,如果是威逼,那这女学生也是受害者,她还得从长计议,如果是利诱。

    她绝对会让这女生后悔这么做。

    顾望舒还在发呆,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她立马收拾好茶几上的东西,小跑过去,伸手想接过他的西装,“你回来啦?”

    莫瑾瑜没有回应,也没动作,“你还笑得出来?”

    顾望舒:“……”

    她难道应该哭吗?

    “那个女人怎么回事?”莫瑾瑜开门见山的问,“小区的安保不是闹着玩的,你让她进来的?”

    “我在准备午饭的时候她就在外面敲门,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进来的,她在外面骂骂咧咧的影响不好,我才开门的。”

    顾望舒是真不知道齐思思怎么进来的,用的什么手段。

    “你是蠢的吗?能在自己家被人抢走东西。”

    “她…是我姐姐。”顾望舒甩出万能借口,难不成她要告诉莫瑾瑜是自己故意的?

    莫瑾瑜冷哼一声,万分看不上顾望舒这种软弱性格。

    “蠢货。”

    顾望舒捏了捏手指,没做声。

    莫瑾瑜对齐思思根本不在意,只当是一只惹人厌的苍蝇,连问一句都嫌多,他会觉得烦躁,是因为顾望舒那种逆来顺受的性格,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到头上。

    实在没用。

    “你今天回来的好早,你过来看看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桂姨和管家今天来了一趟,送过来很多新鲜的时蔬。”顾望舒扯开话题,开始安利晚饭。

    结果又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暴君,“你还有心情吃。”

    顾望舒:“……”

    还不让人吃饭了?

    “要是我不在,你怎么办?任由齐金盛和翁雪娥甩你耳光?那所谓的姐姐入室抢劫?”莫瑾瑜冷声质问,顾望舒的种种行为让他清冷性子里难得的一点暴戾都激发出来。

    他恨不得拆开这人的脑子看看到底是什么构造。

    怎么能那么没用。

    顾望舒心说要不是你,这些事儿都跟我没关系。

    可她不敢说。

    只能装傻,“你不是一直在吗。”

    莫瑾瑜彻底没了脾气,随便说了几道菜就去二楼洗澡,顾望舒去厨房准备晚饭,想起莫瑾瑜说的话有些忍俊不禁。

    他的关心,直白而好懂。

    顾望舒的心里有些酸涩,甚至希望莫瑾瑜不要那么关心。

    这份温暖,不是她的。

    如果沉沦下去,终将会成为奢望。

    又是一次大型商演,地点是一家新开的酒吧,顾望舒确定好时间偷偷跑去兼职,依旧是戴着面具,莫瑾瑜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不让她去弹琴。

    可她如今身份毕竟不一样,为了避免麻烦,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酒吧老板没有规定曲目,让顾望舒自己发挥。

    她也不敢真的自由发挥,选了几首耳熟能详的名曲。

    “水平也就这样,这些歌都听烂了!弹琴的,换一首!”

    顾望舒只觉得最近流年不利,从前怎么没听说,这些客人都喜欢找演奏者的麻烦?是她太倒霉,还是这些客人的口味太刁钻。

    “不知道这位先生想听什么?如果我会的话,也可以换曲子。”

    “连我想听什么都不知道,你有什么用?”

    顾望舒:“……”

    我怀疑你在故意找麻烦。

    最后这位客人被请出去,顾望舒弹了一首玩偶圆舞曲调节现场气氛。

    等到演奏结束,她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却被经理请到包厢里。

    顾望舒防备的盯着他看,“你想干什么?”

    “顾小姐不要担心,是我老板要见你,想和你谈一谈长期合作。”经理挂上职业微笑,顾望舒放下心来。

    结果出现在包厢里的人却是傅佑承。

    “傅先生?”

    “莫太太别来无恙?”傅佑承满脸戏谑的开口,“或者应该喊你,顾小姐?”

    顾望舒心中忐忑,傅佑承闹得哪一出,不知道打不打女人。

    “傅先生请随意,名字不过一个代号,您爱怎么喊就怎么喊。”

    “哦?名字只是一个代号,那要是我喊猫儿狗儿呢?”傅佑承笑的一脸奸诈。

    顾望舒面无表情,“需要我配合傅先生喵喵叫还是汪汪汪?”

    傅佑承忍不住笑出声来,动作表情极其夸张,眼角还沁出了泪,“有趣,正当时有趣,莫瑾瑜那么一本正经的人,居然娶了这么个有趣的女人。”

    “傅先生到底想说什么?总不至于把我喊过来,当着我的面夸我老公?我老公很好,这件事我早就知道,用不着你夸。”顾望舒心里没底。

    这些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一向看心情办事,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说好听点是随心所欲,说难听点就是唯我独尊霸王脾气。

    要不是有钱有势,这样的社会败类,出门是会被打死的。

    “当然是和莫太太谈合作,莫太太这么见钱眼开,难道打算放弃?”

    “工资多少,一周几天。”顾望舒宠辱不惊,还真的就坐下来和傅佑承谈合作。

    这家酒吧是傅佑承玩票开的,走的高端文艺路线,经理说想找个弹钢琴的,推荐了顾望舒,傅佑承讨厌的是莫瑾瑜,可没兴趣找女人的麻烦,所以才不介意她的身份。

    顾望舒仔细的听着,之后又看了看合同,确定没有什么陷阱和坑,直截了当的签下名。

    反正写的是齐思思的名字,有问题也找不到她头上。

    “莫太太当真那么缺钱?莫瑾瑜破产了?”傅佑承兴趣十足。

    顾望舒却微微的弯了弯唇角,“我老公要是知道我赚的是傅先生的钱,肯定会夸我能干。”

    傅佑承:“……”

    忽然之间不爽了怎么回事?

    </div>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创世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szww.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