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一起睡

    顾望舒根本不知道自己昨天是什么时候睡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这么奇怪,被莫瑾瑜连哄带骗,做了那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掌心还有灼热的温度。

    顾望舒只要一想起那陌生的触觉,就觉得脸上烧得慌,她都做了什么?!

    她到底做了什么?!

    顾望舒深深忏悔,她觉得,自己不纯洁了!

    再这样诡异的心思下,顾望舒回到秀水公馆就跑回房间,装死,由于生理期不怎么舒服,顾望舒直接窝在房间睡得天昏地暗。

    午饭和晚饭都是桂姨过来做的。

    桂姨看到顾望舒非常不自在的躺在床上,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打算做点好东西补补,回去之后要和老爷提一嘴。

    也许重孙,就有着落了!

    顾望舒被看的心里发毛,忍着不自在问莫瑾瑜,桂姨是怎么回事。

    莫瑾瑜从小是桂姨带大的,哪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不过就是个误会,可莫瑾瑜也没打算解释,多少双眼睛一直盯着他?

    身为他妻子的顾望舒自然也是备受瞩目。

    外界虎视眈眈,公司内部也混乱不堪,莫韵首当其冲,还有一些倚老卖老的公司股东,好在那些股东不过是老古董,掀不起什么风浪,莫瑾瑜也懒得管。

    可能是闲得慌,总喜欢管别人家里那点事。

    被人误会,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

    “没什么,桂姨和爷爷一样,想抱重孙。”莫瑾瑜不咸不淡的开口,面上一派正经,如果不是顾望舒昨天听到他沙哑着嗓音,喊舒舒疼疼我。

    估计还真相信他是个正经人。

    正经人会这样吗?

    正经人能,这么对着她撒娇吗?!

    一般正经人干不出这种事。

    “是,是吗?”顾望舒结结巴巴开口,还没从昨天的余韵当中反应过来,想到这里她就有点恼,明明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忽略!

    为什么!

    莫瑾瑜一定要提起?

    “桂姨从小看着我长大,我当她是长辈敬重。”莫瑾瑜本来也没把那尴尬当回事,只是顾望舒的反应太过有趣,让他忍不住接二连三的逗弄。

    桂姨在厨房里忙活的热火朝天,顾望舒拥着薄毯窝在沙发上,生理期让她有些畏寒,但是又懒得走路。

    只能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

    莫瑾瑜看了一眼,上了楼,没过多久拿来一床空调被。

    桂姨刚好端着汤走出来,看到这一幕更是笑得开怀,脸上的褶子都多了几道,“少爷和少夫人感情真好。”

    顾望舒:“……”

    她刚想开口解释,就听见莫瑾瑜不轻不重的回应声。

    “嗯。”

    顾望舒:“……”

    行吧,她可以闭麦,这件事情她一点都不想掺和,也不是不愿意解释,主要是不配,而且容易越描越黑。

    等桂姨回到老宅,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通,莫老爷子和管家听得有趣,齐刷刷点头。

    三人一致默认,按照这样的相处,重孙不远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莫韵在老宅吃了亏本来就烦,本来她和莫瑾瑜还算维持着表面关系,可这段时间,这表面的和平都快维持不住。

    先是莫瑾瑜完全不给她面子,把杜晨弄到非洲,又在饭桌上纵容齐思思公然挤兑她。

    这些事情都放在莫韵的心里,慢慢的发酵,滋生。

    她现在看顾望舒,那是比莫瑾瑜还要不顺眼,就是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也不知道那小贱人到底是哪里来的!

    居然这么有手段,不仅把莫瑾瑜拿下,还把莫老爷子给降服,要知道老爷子虽然是她亲爹,可她亲爹一向不怎么喜欢她。

    “真是麻烦。”莫韵冷冷骂道。

    她的气还没消,杜晨的电话就打过来,张口就是抱怨,“妈,我真的受不了,你能不能把我弄回去?在这个地方待两年,我非死不可!”

    货比货得扔,有莫瑾瑜和顾望舒在前面当对比,杜晨这种蠢货,就算是自己亲儿子,莫韵也有点烦,“我不是让你安心待着,好好办事,等过两年工程结束,你不就能回来?你外公看你踏实肯干,肯定能松口让你进公司。”

    可杜晨哪里是耐得住寂寞的人?

    一开始被莫韵送去非洲,心里没少抱怨,可他没办法!

    本来也想忍一忍,但是!

    在非洲待了几个月之后,杜晨根本忍不住,“妈,这里真不是人待的地儿。”

    “闭嘴!”莫韵耐心耗尽,公司一大堆事,这蠢儿子不帮忙也就算了,还每天拖后腿,不仅蠢还没自知之明,“那么多人待在非洲,怎么就你不行?”

    莫韵声音冷淡,把杜晨所有的话都堵回去,“你好好待在非洲,我会找人看着你,没事少给我打电话,多学点东西,你要是敢偷偷跑回来,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莫韵冷漠挂断电话,按着额头发脾气,杜晨总会让她觉得,自己当年抱错了孩子。

    顾望舒躲莫瑾瑜躲了一天,一开始莫瑾瑜还觉得有趣,可时间一久,心里就开始恼火,刚吃完饭她又想溜。

    却被莫瑾瑜一把拽住,“哪儿去?”

    “睡觉。”顾望舒也知道自己有点小题大做,真的要算起来,莫瑾瑜比她惨多了!

    任谁那种事儿到一半被打断,还是这么无奈的理由,都能郁闷很久,可莫瑾瑜不当一回事,顾望舒还有必要放在心上吗?

    当然没必要!

    “是吗?那一起睡。”莫瑾瑜疑惑的看了眼顾望舒,忽然之间胆子又大了?

    顾望舒的所有心理建设,被莫瑾瑜这句话打回原形,什么叫做?

    一起睡?

    顾望舒瞪大眼,“你说什么?!”

    “一起睡,听不懂吗?”莫瑾瑜也没跟顾望舒客气,非常体贴的把人横抱起,慢悠悠的走上楼梯,不得不说这男人体力是真的好。

    顾望舒不知道想到什么。脸又开始红,莫瑾瑜笑的狭促,“舒舒在想什么?脸这么红?”

    顾望舒:“……”

    她现在打死自己还来得及吗?到底是为什么要告诉莫瑾瑜这个名字,她现在发现,莫瑾瑜有事没事,就喜欢喊她舒舒。

    或短或长,语气词一天换一个。

    顾望舒已经快要麻木。

    两人的房间都在二楼,莫瑾瑜站在楼梯口问,“去那边?”

    “什么?”

    “去你房间,还是我房间?”莫瑾瑜耐心解释。

    顾望舒差点暴走,为什么!为什么莫瑾瑜可以这样?

    好好的话,说的这么……

    让人想入非非。

    “都可以。”顾望舒破罐子破摔,可她低估莫瑾瑜作妖的程度,“那就,一人一天?周日抽签。”

    顾望舒:“……”

    如果不是莫瑾瑜这一整天都在家,顾望舒肯定会觉得,他被什么东西附身。

    </div>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创世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szww.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