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我吃醋,不可以吗

    顾望舒早就没什么力气,所有的力气都在对付那些混混和酒鬼的时候用光,全身钝痛,脑袋里冒着星星,手掌好像还有些玻璃碎屑,整个人难受的不行。

    她看着面前的莫瑾瑜,才有了一丝安全感,她靠在莫瑾瑜怀里,委委屈屈的喊疼。

    喊得在场的两个男人,心思都微微一动。

    “你还知道疼的?”莫瑾瑜冷着脸骂,“既然知道疼,为什么还要不听话乱跑。”

    顾望舒眼泪汪汪,紧紧的窝在他怀里,只可惜手掌上有玻璃碎片,根本没办法用力,她把血肉模糊的手掌摊开,“好疼啊。”

    “你还知道疼?”莫瑾瑜二话不说把人抱起来就往外走,傅佑承连阻拦的权利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俩的背影,郎才女貌。

    委实讨厌。

    他捏了捏手指关节,吩咐助理好好招呼几个酒鬼和混混,损坏的东西一律照原价赔偿,齐思思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嫉妒的情绪快要把她整个人掀翻。

    顾望舒那个小贱人,到底凭什么?!

    一个莫瑾瑜还不够吗?就连傅佑承,也会为她出头,实在是可恨。

    她瞥了眼身边的徐健,气不打一处来,“滚开!”

    徐健就这样承受齐思思的怒火,完全就是无妄之灾。

    闫杰怎么都没想到,老板去接个人,居然能接成这样,“夫人这是……”

    “去医院。”

    闫杰闭嘴,专心开车,顾望舒身上都是伤,手掌有玻璃碎片,靠在莫瑾瑜身上哼哼唧唧,嚷嚷着这儿疼哪儿疼的。

    莫瑾瑜被烦得不行,不仅要安慰她,还要防止她的手乱抓,好不容易到了医院,他的耐性基本已经告罄。

    急诊室里,医生替她冲洗伤口的时候,顾望舒终于清醒过来,抱着莫瑾瑜哇哇大哭,“疼啊,疼。”

    “你轻点。”莫瑾瑜见她喊疼 ,盯着医生的一举一动。

    “我没用力。”医生也是无奈,“这些玻璃碎片太细,不清洗干净的话会发炎,化脓,到时候会很麻烦的。”

    道理莫瑾瑜都懂,只是顾望舒哭的太凄惨,说什么都不肯把手伸出去,一个劲的往后缩。

    “不要,不要,真的好疼,好疼啊。”

    “能打麻药吗?”莫瑾瑜忽然问道。

    医生被这俩人整的挺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这伤到底是怎么搞的,创伤面积是有点大,却远远没有达到需要打麻药的程度,“忍着吧,忍一忍很快就好。”

    顾望舒眼泪汪汪,等处理完手上的伤口,基本已经喊得整个急诊室都凑过去看热闹,还以为出了人命。

    双手包的跟猪蹄一样,她委委屈屈的靠在莫瑾瑜肩膀上一个劲喊疼,莫瑾瑜能有什么办法?

    除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安慰。

    “去做个全身检查看看。”莫瑾瑜找到人的时候,只觉得她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他知道顾望舒会出去弹钢琴,也让人注意着,也没出现过什么纰漏。

    这一次居然带了一身的伤,“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望舒的酒醒的也差不多,结结巴巴的告状,说遇到了姐姐,泼了她一身的酒,至于傅佑承,一向脑子不好,谁都知道的事情。

    “好疼啊。”顾望舒三句话不离疼,莫瑾瑜让闫杰去调监控,自己陪在她身边跟她一起去检查,结果就是多处软组织挫伤,还有轻微脑震荡。

    顾望舒哼哼唧唧喊疼,又一次住院,只觉得自己和医院有不解之缘,“我能不能不住院?”

    “不行。”莫瑾瑜冷漠开口,“你到时能耐得很,才出来几个小时,就把自己弄成这样。”

    顾望舒羞愧的低下头,伸出两只猪蹄卖惨,“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骂我?”

    “活该。”莫瑾瑜冷冷一笑,“真是出息。”

    顾望舒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看了看自己的猪蹄,又看了看面前不苟言笑的莫瑾瑜,默默掉眼泪,“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流年不利。”

    顾望舒心说可不就是流年不利吗?

    出门碰到傅佑承发疯,又遇上齐思思那个傻逼,结果疯批在傻逼的影响下也变成一个傻逼。

    还化干戈为玉帛?

    简直就是笑话,好不容易可以走人,没想到遇到一帮神经病,顾望舒哪里是愿意吃亏的主,而且酒精作祟,当然上去就是干。

    “我想回家。”顾望舒委委屈屈的看着莫瑾瑜,只可惜爪子包成了猪蹄,没办法去扯莫瑾瑜的衣角,“我想回家嘛。”

    莫瑾瑜被她吵的头疼,漫不经心的朝她看去,见顾望舒委屈可怜的模样一时之间哭笑不得,“那家酒吧是傅佑承的产业。”

    “傅佑承是我老板,我想着赚他的钱给你花,谁知道傅佑承这么狗,居然不管我死活。任由我在他的店里遭遇这一切。”顾望舒逮着机会就告状,“傅佑承就是个疯子。”

    “你才知道?”莫瑾瑜看了看她脸上的伤,只觉得分外刺眼,脸颊上青紫一片,显然是被人打得,“疼不疼?”

    顾望舒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似乎所有的痛感,在这时候全部恢复,“疼,疼死了。”

    莫瑾瑜唇角轻轻勾起,“你还知道疼的?”

    顾望舒噘着嘴,并不想说话。背过身去生闷气。

    闫杰很快就回来,说这就是个误会,寻衅滋事的就是个酒鬼和混混。并不是认出顾望舒的身份有意为之。

    莫瑾瑜微微颔首,看着吊瓶里的液体一滴一滴的落下,顺着纤细的输液管流进她的静脉,他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看到她在医院里,这一次还伤的那么严重,如果他再晚一点。

    会发生什么后果不堪设想。

    “舒舒。”

    莫瑾瑜喊她的名字,顾望舒原本想装死,可一听到这个称呼,实在是装不下去,“干什么?”

    “你和傅佑承签了多久的合同?违约金需要多少?”莫瑾瑜干脆利落的问,顾望舒听到这里,猛然转身。

    “你这是什么意思?”顾望舒虽然不太想和傅佑承在扯上关系,可她也知道这事情不是她说了算了。傅佑承拽着她的把柄,根本不会轻而易举放过她。

    “我不想你和他扯上关系。”莫瑾瑜淡淡开口,找了个非常合适的借口。

    “我吃醋,不可以吗?”

    顾望舒:“…………”

    真的吗?她不信。

    </div>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创世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szww.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